淮安籍的三位院士
来源:淮海晚报作者:王泽强
字体:【  
浏览次数:

55331439051047907.jpg

胡锦涛主席签署通令,向费爱国颁发一等功证书

陈鉴远(1916-1995),原淮安县人,化学工程专家,出生于一个重视教育的乡绅家庭。他在淮安乡下读私塾、小学,十三岁时到淮安中学读初中,又到苏州中学读高中,毕业后考入当时的全国最高学府——中央大学。工作数年后远渡重洋,赴美留学,获得硕士、博士学位。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突破重重阻挠,回到祖国,受到周总理的接见和夸奖。历任化学工业部第六设计院院长、北京化工学院院长等职,领导有关各专业设计人员先后完成了包括重水等18种国防化工专用产品的开发和40多项工程的设计,及时满足了原子弹、氢弹、导弹、飞机及其他国防军工的需要,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993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程莘农(1921-2015),淮阴人,针灸学泰斗,父亲是清末秀才,懂医。他6岁时随父读四书五经,接受启蒙教育,十岁随父学习《内经》等中医学书籍,十五岁时怀揣数百元大洋,叩拜当地著名老中医陆慕韩先生为师,系统学习中医,27岁时获得民国考试院中医师证书。解放初,他以苏北地区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江苏省中医进修学校(南京中医药大学前身) 第一期医学本科进修班,并留在南京工作。1957年,奉调北京中医学院,任针灸教研组组长,兼附属医院针灸科组长、副主任、主任医师,统管针灸教研工作。1993年,被国家科委聘为国家八五重大基础理论科研攀登计划“经络的研究”项目首席科学家。1994年当选首批中国工程院院士。

费爱国(1955-),原籍涟水,出生于清江市(今清河、清浦区),军事数据链和指挥信息系统专家,少年时代随父在灌南县生活、读书。他聪明好学,满满一页书的文字看两遍就能一字不差地背下来,初中时老师就建议他读些高中和大学的教材。1973年,从灌南中学毕业,参军入伍,因为数理化的底子比较好,到部队后在教导队当上了“代课教员”。即教员不在时,他给战友们讲授电工知识。在部队,每天早晚除了跑个五公里的时间,他都用来看书。1975年,北京邮电学院给了一个推荐名额,他抓住了这次机会,在北邮先后获得学士学位、硕士学位,2004年在北京科技大学获工学博士学位。担任空军装备研究院某研究所所长,高级工程师,专业技术少将军衔,长期从事数据链和指挥信息系统技术研究和工程建设,先后主持研制了我军第一代航空数据链系统、我国首套出口型防空指挥信息系统和空军首套网络化区域指挥信息系统等多项国家、军队重大科研项目,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全军一等功。他刚毅、儒雅、亲和、谦逊,几十年如一日奋战在科研第一线,曾经为了一个项目一个星期没出机房,累了就在几把椅子拼成的“床”上歪一会儿,起来后仍然干劲十足。2013年,他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三位院士的家庭出身、从事专业、成长经历都不相同,但成为院士的法则是一样的:首先是家长重视教育,自幼培养他们勤奋读书的习惯,树立远大的理想。陈鉴远从乡村到城里读书,再到苏南读高中,与三位弟弟都考上重点大学,这在贫穷、闭塞、动荡的解放前苏北农村是十分罕见的,其背后就站着一位有眼光懂教育的父亲。程莘农的启蒙老师就是他父亲,他父亲还不惜百块大洋(这在当时是一笔巨款)让他拜师学艺,为程莘农的成长打下了雄厚的基础。费爱国勤奋好学也是父亲指教的结果,参军入伍更是父亲指点、努力的结果。在高校停止招生的年代,参军是无数青年难以实现的梦想。其次,他们接受了很好的基础教育。陈鉴远自幼接受私塾教育,语文功底扎实,又在淮安中学、苏州中学接受系统优质的中学教育和优良的环境熏陶。程莘农没有上过中小学,但父亲及名师二十多年手把手一对一教育所给予的知识和经验是一般学校难以做到的。费爱国虽然成长于“文革”时期,但灌南中学的老师因材施教,指点有方,他成为当时最优秀的中学生。第三,他们接受了国内一流的高等专业教育,中央大学的化工,江苏省中医进修学校的针灸,北京邮电学院的通讯,都是国内一流的专业。第四,三人的成长平台,化工部设计院、北京中医学院、空军装备研究院,都是国内一流的科研单位,为他们的成长提供了最先进的设备、充足的资金及绝好的机遇。

淮安籍院士是国宝级的人才,是家乡人民的骄傲。毋庸讳言,淮安籍院士的数量太少,苏州中学有七十多位院士校友,扬州中学有五十多位院士校友,连宿迁中学都有两位院士校友。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