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清江的回忆---那年月的鞋
作者:胥全迎
字体:【  
浏览次数:

说起鞋,一连串的关于鞋的记忆浮现在眼前。

小时候,我记得穿过母亲做的布底鞋。母亲用一些布料的边边角角,也就是一些碎布头,做成“布骨子"。“布骨子"是如何做的呢?就是将这些边边角角的碎布用浆糊粘在墙上。一般一米见方,拼满粘了大概二三层。晒干后,揭下来就是做鞋的衬料了。

母亲用尺量一下我们这几个子女的脚的尺寸,画一个样。这个样是倒U字型的。然后蒙上从布店买来的黑色鞋面布,缝纫好,鞋的上部就成了。鞋底也就是根据所量的脚的尺寸,剪成鞋底样,用一层又一层的“布骨子",蒙上白色的机织布包着,就可以开始纳鞋底了。

鞋底是如何纳呢?有一铜把长针的铁锥,在鞋底扎过孔后,再用顶针箍将纳鞋底的针线穿过去、再从另一个孔将针线用力拽过来。其实,纳鞋底既是一个心细活,也是一个力气活,很费工的。一双鞋底密密麻麻地,真是要千针万线呀。姥姥在我们家的时候,也经常帮母亲纳上几针。她们那全神贯注地纳鞋底的模样和情景,牢牢地扎在我的记忆里。母亲那时候要忙一大家的家务,有时还要出去拉个平板车送货,苦个力资费。所以,每天只能抽出点时间,如同邻居拉家常时,拽起鞋底纳上几针。母亲纳鞋底的时候,我们几个孩子都格外小心谨慎。为何?你若犯错,那鞋底正是很顺手教训你的物件!我就被这样的鞋底拍过屁股,很痛的。

有时候,因做鞋的周期长,等我的鞋做好了,已嫌小穿不上了。只有留给弟弟妹妹穿,我再等下次吧。我穿过这样的布鞋也就是二三双吧。穿不久,布鞋面的前面准是被脚指顶破,或者布底已被磨烂。

小时候,我还穿过“毛窝子"。就是木板鞋底,底上钉有前后两片约一寸高的木块,上面是芦苇杆和穗头编成的。有点保暖,但绝对不舒适。在那个物质匮乏、雨天道路泥泞的年代,不失为一种价廉且实用的棉鞋。

上学后,穿的最多的是解放鞋了。为何称为解放鞋?因部队的军人都是配备这样的鞋,所以称其解放鞋。解放鞋耐穿,因为学生们蹦蹦跳跳地,穿上多跟脚呀!但是那时候我家里经济较困难,解放鞋也要四五元一双,不是说买就能买的。我小学时曾经穿过母亲的36码的解放鞋,一直舍不得脱。小了,挤着脚还坚持穿。因此,我的脚长得小些,只有40码。都是没有钱造成的啊!

说起那双解放鞋束脚的事,我现在很有些感受。虽然我只忍受穿了一个学期的小鞋,但我已深刻体会到封建时代妇女裹脚的痛苦。我奶奶、姥姥都是典型的小脚。我母亲说她小时候也曾缠过,但是时间不长,就不兴缠了。因此,母亲只有36码的脚。同时,我也格外感受到“穿小鞋”的寓意。上级若给下属“穿小鞋”,真够部下难受的。还有一句话:鞋合不合脚,只有穿上才知道。此话颇有哲学意义。一是必须自己亲自实践和感受才能获得正确的答案。鞋小了,挤脚,难受;大了不跟脚,易掉。我们的社会发展进程与法则,不也是这样的吗!

穿解放鞋很容易产生脚臭并捂出脚气,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新鞋里面喷点酒,要好一些。但是,时间长了,没有用。由于解放鞋耐穿又实用,至今,建筑工人和农民等干活时依然穿着这种解放鞋。

说起解放鞋,不得不提清江胶鞋厂生产的“双穗”牌的解放鞋和水靴。虽然同上海生产的“双钱”牌和“回力”牌相比名气小,但质量还是挺棒的。八十年代,清江胶鞋厂生产的五彩水靴,曾经在上海市场引起轰动。那时候,此厂还在东大街南的纪家楼附近的巷子里。

 那个时候,到了夏天,一般都穿木屐子。这种木屐子是锯一块脚板底形状的木板,前面订上布带或橡皮带即可。穿起来“哒哒”作响,远在50米外绝对听到。现在八零后的年轻人,可能都没见过。后来比较普遍穿塑料拖鞋和海绵拖鞋了。

那时的塑料鞋二、三元一双,价格较低,花色品种也多,深受老百姓的喜爱。但是塑料鞋不耐穿,一般一年到二年就报销了,因为遇水一滑易扯断鞋带。怎么办?用扁平铁条放炉上烧红,剪一块塑料片(一般都是从旧塑料鞋上取),将塑料两面烙到发软冒烟还没有熔化时,一粘就补上了。如有同色的尚可,若无同色的只能用相似色的塑料片了。嘿嘿!彩色拼图式的,也蛮逗的。我们那个年代的人,差不多都做过这样的手工活。

在这里,我要提一下清江大众塑料厂,该厂就曾经生产过五颜六色的塑料鞋。

我工作后的第二年即1972年,让人去南京买了一双白色的“回力”牌的篮球鞋,我们称之为”大白篮”,其弹性特好。因为我喜爱打篮球,不穿“大白篮”好像提不起精神、发挥不出水平似的。白球鞋,穿起来是很神气,但是易脏难洗。怎么办?我向别人学一招:每次刷鞋后,用滑石粉涂上一层,然后在鞋面蒙上一层卫生纸,防止曝晒发黄。这样晒干后,鞋子雪白,白的晃人眼,要的就是这效果。

我穿的第一双皮鞋是猪皮鞋,大约是1972年买的,价格为7元钱左右。这种猪皮鞋底出边、系鞋带,类似现在的休闲鞋,毛孔很明显,不是很美观,但毕竟是皮鞋呀。我穿的第一双牛皮鞋,是1973年去上海外调时,在南京路南的西藏路一家皮鞋店里买的。讫今记得是模压底,12.5元。皮鞋看上去很精致,穿着后在单位引起不少同事的关注与羡慕,有人专门找我打听这皮鞋在那个店里买的,要托人去上海买。 

说起解放鞋和布鞋,令我想起四年的部队生涯。部队战士不让穿皮鞋,发军工厂生产的解放鞋和布鞋,我每次领的是三号鞋。布鞋是那种圆口的,面子是黑色的普通布。穿上这样的圆口布鞋再套上所发的绿色厚棉袜,说句笑话:看上去真的“老土”。不过,穿上很舒适的。这圆口布鞋我们看比较土气咋办?大多数城市兵都要自己去商店买一双北京产的、黑色灯芯绒面的、咖啡色塑料底的布鞋。平时在连队不舍得穿,不过也不需要穿这所谓好看的鞋。你看,连队里都是清一色的“小和尚”,显摆给谁看呀?都是上淳化镇或进南京城,才穿上这双买的北京布鞋。

1979年底我们即将退伍的前两天,我和战友申卫华、钱军、张建平去南京,各人买了双皮鞋穿上,回团部大院走了一圈与老乡道别。不知道被谁汇报给团里了,按照南京话讲:多大事啊?竟然在我们退伍后,夏政委在全团大会上,将其作为战士中存在的资产阶级思想表现,批了一通。现在想起来,十一届三中全会都开了一年了,这位部队首长的思想怎么还左的够呛?

布鞋穿着舒服、透气、养脚。我办公室里讫今仍备着一双北京布鞋。坐下来写材料时,脱下皮鞋,换上布鞋,甭提多舒服了!

还有一种皮鞋叫翻毛皮鞋,跟高底厚,带毛的一面朝外,商店里也有类似的皮鞋卖,大多数是劳保皮鞋。此类鞋不能上油,只涂麂皮粉,一般只有黄色的和棕色的。我上中学时,有的同学穿的就是其父亲单位发的劳保翻毛皮鞋。在我们看来既好看又耐用,真的很羡慕他们。

我于1980年退伍分配到石化厂,厂里发了这种翻毛皮鞋。我作了技术改造:将鞋面的毛用砂纸打磨掉,将原来棕色的皮鞋涂上黑色的鞋油。就这样,一双档次较低的劳保皮鞋俨然变成了有一定档次的高帮黑皮鞋了。有不少人跟着我学呢。

我穿过一双万里牌的皮凉鞋,是那种鞋面只有两块皮交叉的前后开口的凉鞋。1983年,我同领导去洛阳石化设计研究院出差,经少林寺游玩后,这双刚买时间不长的鞋,有一只鞋跟竟然脱落了。我只有一脚高一脚浅的走了好长一段路,狼狈的很!其后,我再也不买万里牌皮鞋了。

我有一次狠狠牙买了一双高价格的皮棉鞋。那是1992年冬天,有一次逛店,在单位几位同事的激将下,买了双300多元的森达牌皮棉鞋。在以往,大都百十元的鞋已经够奢侈了。300多元,着实让我心痛了好长时间,要知道当时我的月工资大约也就是三四百元呐。不过,这森达牌皮棉鞋质量真的不错,我穿了七、八年。

那个时候,还普遍流行为皮鞋钉上铁掌,前后两块,鞋铺上多得是。钉上后主要是防磨,延长使用寿命。但是皮鞋钉上铁掌后,走起路来叮当作响,也损坏地板地坪。如那个体育馆,就不允许穿带铁掌皮鞋者进入。后来,逐步逐步就没人去钉鞋掌了。

穿皮鞋就要有穿皮鞋的样,什么样?就是要保持皮鞋锃亮。当然,什么时候你看我的皮鞋都是锃亮的。不象有的人不讲究,皮鞋上总是一层灰。这实际上是懒字当头。你擦擦鞋、上上油,既好看,又保养了皮鞋,何乐不为呢?。要说八、九十年代的时候,我们淮阴市地面还很脏,灰尘满天飞。出去一趟,皮鞋上都是灰。那时我们羡慕上海,真的走几天皮鞋上没有灰。现在我们淮安市城市管理上了档次,走几天皮鞋上也没有灰了。

我年轻时,买皮鞋尽买外型尖、瘦、亮的皮鞋,穿上后,显得更精神、更潇洒。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后来基本上买的是休闲式的软帮软底皮鞋,以舒适为第一选项了。

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从一鞋难求到拥有好多双鞋,什么正装鞋、时装鞋、运动鞋、休闲鞋等等谁家的鞋柜都满满当当的。不少没怎么穿的鞋,就淘汰了。皮鞋的品牌繁多,不仅有国内品牌,外国名牌的也很多。价格从百十元的低档皮鞋到几千上万元的高档皮鞋,琳琅满目,让你眼花缭乱。

鞋的变化,是这个大时代的一个缩影,也是历史沧海中的一束浪花。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