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结核药意外治好了我的顽固性呃逆
作者:何永年
字体:【  
浏览次数:

呃逆,俗称打嗝,医学上称为膈肌痉挛。所谓顽固性,即病程长,久治难愈。我的病程是三年又二个月。

我2013年3月开始打嗝,较轻,隔一段时间打一次,未当回事,后逐渐加重,不得不于当年9月住神经内科治疗,进行多项检查并用药,未治愈。至2015年3月,二年间共五次住神经内科治疗,其中一次住南京脑科医院。又住了一次消化内科。期间还看了本市有名望的多位老中医,服用他们开的中草药,不计其数。此外,服用了若干偏方、验方、土方,还针灸、推拿、按摩、药物穴位封闭,均无效果。凭良心说,凡为我治疗的中西医医师们,都用尽了心思,出尽了力,都未能奏效。

2015年4月前往上海中山医院、仁济医院就诊,仍然不了了之,未说出个所以然来。要不是上海的堂兄弟全家鼎力相助,在外看病的难度可想而知。返回淮安后继续想方设法治疗,又数次住医院,本市几所大医院都住过。还专程去徐州用小针刀治疗。有人介绍说艾炙有良效,做了一个疗程后,依然如故。未见效果,仍继续看中医吃中药。经友人联系,北京某知名医学教授通过电话了解我的病情及治疗经过后,回话说,还是在淮安当地治疗为宜,实即他也感到棘手。关心我的热心人很多,总之,只要谁说哪里有什么好方法就奔向哪里。概言之,在三年多时间内住了十几次医院,用尽了一切方法,仍呃逆不止。

受呃逆煎熬三年多,严重影响说话,吃饭,睡眠,全身不适,疲惫无力,一切活动都停止了。特别是神经内科医生开的药多为抑制麻痹神经的,致精神恍惚,头昏脑胀,全身疲乏,记忆力明显减退。痛苦啊!

病急乱投医。2016月5月10日,我要求住入呼吸科,经多方检查,并经介入穿刺,病理科检验,于5月17日最后确诊,右肺底紧贴膈肌部位有一不大的结核球。第二天即5月18日开始抗结核治疗。未想到在一周内呃逆未经任何治疗开始好转,第二周呃逆明显好转,第三周开始不再呃逆,直至目前呃逆消失,一切如常。我和相关医生分析认为,由于结核球紧贴横膈,结核杆菌刺激了膈神经引起膈肌痉挛,以致打嗝不止。歪打正着,抗结核治疗顺带治好了历经三年多的呃逆,可谓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我感到不解的是,三年多时间内住了十几次医院,接触了若干中西医医生,竟没有一位医生考虑到呃逆与肺部疾患有联系。也难怪,我不咳不喘不发热。意想不到啊!

我这病案引起了个别医生的重视,准备写医学论文。

肺部结核应该有传染的,但我患的是肺底部结核球,经多次痰检均未查到结核杆菌,以及卡介苗皮试亦为阴性,因此无传染性,医嘱可在家服药治疗,对周边人不产生危害。但是,用抗结核药对患者自身有很大的副作用,这一点就忍受着吧,时间上还有个尽头,总比长期呃逆要好得多。

现借此机会向热心帮助过我的众多医生表示衷心感谢,祝他们健康长寿,好人有好报。例如市二院大外科主任、心胸外科主任、为乙肝病人口对口吸痰拯救其生命的方良伟主任医师;业已退休、仍被聘用、麻醉科郭登权主任医师;个体开业、祖传技艺、倾心为患者针灸的季祥红 医师(女士);老同学陈亦龙,不断登门看望,一旦查找到治疗呃逆的资料马上递给我,让我试治。这里不能一一列举。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