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灶锅
作者:郑谊
字体:【  
浏览次数:

 

t0115d1911093c397f1.jpg

开学的第二周,有同事提议:最近忙得马不停蹄,要不,周末晚上大家一起聚聚?一起的几个人就那么爽快的决定了。周六傍晚坐到车上,驾驶员大刘问大家对哪去?对啊!大家面面相觑,预约了时间、人物,竟然没敲定地点。车内你一言我一语,最后小张说,那就去吃土灶台吧!“土灶台”?新玩意!在没有想法的时候,第一条建议就是可行的做法。

车停在了城东的都梁大道南侧,这儿就是饮食一条街,仅挂着“某某土灶台”就不少于十家。环境不错,附近有绿化休闲小公园。待坐到所谓的“桌子”上,才发现就是围在一灶锅台上。看着服务员在锅中操作的情景,往事倏地填满了我的思绪······

那时候,土灶锅是我们乡下人必不可少的饮食炊具。不仅维持生计,还能产生乡间曼妙的图景。“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每当暮色降临,乡间的炊烟袅袅,连同流水潺潺、小路弯弯成就一幅田园风情弥漫在身旁,是那么的自然、惬意。

乡下的住房布局都是三间主屋,两间厨房。主屋的朝向是根据地方统一规划的,而厨房则是根据自家的喜好放在主屋的右侧或左侧,多为面朝南。建厨房的同时,也就要考虑土灶锅的位置,以便一起下根基。所以,那时我们称厨房为“锅屋”,就是放锅的屋。

我们住在乡下的时候,盖“锅屋”最有名的瓦匠、尤其是支锅的手艺当属我们庄上的刘师傅,他叫刘立文,他支的锅不仅省草旺火,刮东南西北风还不倒烟。所以村上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土灶锅都是经他手支起来的。刘师傅的嗜好就是抽烟,酒是一滴不沾。那时候都是请工,建围墙、盖厨房的瓦匠是不谈工资的,安排几顿饭,结束临走时最多也就是给几包烟。嗜烟如命的他说过,不吃饭可以,不抽烟不行,当然没人与他辩过?因此,一天到晚嘴上闲不住,哪怕夜间醒来都要衔上一支。他有时还幽默地说,一支投一支省了不少火柴钱。

谁家建房找瓦匠,也趁势把刘师傅也叫上了,必须是几天前说好的,是日晨还要喊来吃早饭,因为仅仅支两口锅就要满满当当的一天时间。记得有一次,我们家厨房翻建,支锅当然还是刘师傅“操刀”。那天的饭就是在外面临时搭了无烟囱无灶台的锅炝,早上,母亲就用它煮了米饭,煮了青菜豆腐。晚上,新锅出来了,母亲还用它烧了小鱼锅贴,并用蓝边碗盛了满满一碗饭给刘师傅。母亲后来说,手艺人都是力气活,饭量大;有些人在外吃饭不好意思盛第二碗,所以第一碗就多盛一些。

那时的支锅材料是石头做基,锅体都是土砖(土脚)堆砌,土砖多是自家提前预制的。在打谷场上取有黏性的白土兑水,再加入草精,搅拌均匀,可以多人赤脚上去踩,量大的还有拉牛上去踩,踩出黏性后,利用控制大小的木制方格成型成块。有一定的硬度后,再翻过来或者立着晾晒,土砖制作过程一般要半个月之多,用瓦刀敲击有“梆梆声”就为干透心了,这期间最好不要受雨水侵犯。

大集体分田到组的时候,我们家门前就是队上的打谷场,每到大忙时节都要烧夜饭,组长就叫我们家特意支了一口12张的大锅,一个小组劳动力这一锅饭就解决了,而“躲猫猫”的我们趁机就把剩下的锅巴一锅端了。

“富不富,不看厅堂看厨房”。再后来,用上砖瓦厂烧制的红砖了,锅大架子也瘦身了,锅台贴上面砖,在母亲的料理下是既美观又利落。因为红砖有强度,可以在锅戗连接烟囱部位用瓦片飞出锅沿,摆放酱油、盐、醋、胡椒、味精等调味品。刘师傅做起事来一点不含糊,瓦刀,泥铲,模子一样不差,虽然嘴里衔着烟,但不影响他打眼、定位、上浆、收光。不用说,刘师傅还在两锅之间靠烟囱处安装了铁罐,被称之为“汤罐”。每顿饭后,里面两茶瓶量的水也就热了,早上洗脸晚上洗脚的热水就都有了,老人们说,这热水就是灶老爷赏赐的。

是的,当我面对取而代之的具有现代化设施的煤炉灶、煤气管道、高档橱柜天然气时,怀念起以前那青葱岁月,以及那种亲切熟悉的情景再现。烀骨头、蒸包子的土灶锅之香,人情味之浓依然如昨。海伦凯勒曾说:“当你面对太阳时,你就看不见黑暗”。这不,经年之后还是记忆犹新·····

作者笔名书带草,江苏省淮安市作家协会会员,就职于淮安市盱眙县官滩中学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