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七十年代的工人和工厂
作者:胥全迎
字体:【  
浏览次数:

前些日子中央电视台播出的专题片《军工记忆》,讲述了我国科技人员和工人攻克反坦克导弹和052型导弹护卫舰的研发与制造的故事,联想到前不久央视播出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大国工匠》专题片,不禁唤起我对工业、工厂和工人的记忆……

1438046389668_829.jpg

大跃进的1958年,我三岁,对当时的工业大发展无印象。但是之后就逐步有了记忆。正是这大跃进,催生了清江市工业突飞猛进的发展。记得上淮师一附小二年级的1963年,美术课余茂吾老师给我们上的一堂课,画的是清江棉纺织厂(简称纱厂)的锯齿厂房形状,我们感到很新奇,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大概1964年,学校组织我们去卷烟厂参观,记得走里运河南堤,要经过一长长的木桥。看到工人叔叔和阿姨在半自动化的生产线紧张地忙碌,一根根卷烟排着队被他们装进烟盒,又整条整条地装进大纸箱……

t019cd9bc4b76e853b7.jpg

1969年春天,我在淮师上初中班,学校工宣队是淮汽公司的。我们到淮汽大修厂(淮汽人称“后厂”)学工,干些整理工具和场地的仓库里的活。1969年12月份,我在淮中,被安排到进驻的工宣队单位---清江棉纺织厂学工。我在前纺的络摇车间,跟着师傅落纱,忙得团团转。还跟班上夜班,尝到了上夜班的滋味。1970年5月份,我们又被安排到淮海印刷厂学工,我在铸字车间,学得有模有样呐。

那时候,工业第一,工厂红火,工人神气,其他人不服不行。工人政治地位高。历史上,我们党的一大通过的第一部党章就明确提出要把工人、农民和士兵组织起来(我觉得这是中国共产党最早正式提出“工农兵”的慨念),要求党集中力量领导工人运动。1922年7月16日~23日召开的中共二大会议,进一步明确“中国革命的动力是工人、农民和小资产阶级”。大会还通过了《关于“工会运动与共产党”的决案》。党的一大至二大期间,中国工人运动风起云涌。如香港海员大罢工、安源路矿工人大罢工、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等等,进一步显示了中国工人阶级的力量,推动了中国革命的进程,产生了重大影响。在经历了几度血与火的洗礼之后,党的“八七”会议提出了组织工农革命军队的问题和“坚决地赶紧地大批吸收工农分子入党”的决议。党先后领导了南昌起义和湘赣边界起义。毛主席在三湾就将这支起义军称之为“工农革命军”。后朱德和陈毅率南昌起义余部上井冈山与毛委员会师,两支部队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四军”,自此“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中国共产党的党徽就是从俄共(苏共)为核心的共产国际移植而来的镰刀锤头图案,锤头就代表着工人。1931年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瑞金举行,大会通过的宪法大纲规定:“中国苏维埃政权所建设的是工人和农民的民主专政的国家”。“苏维埃全部政权是属于工人、农民、红军士兵及一切劳苦民众的”。就是这次大会上,毛泽东同志被选举为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

中国共产党党章规定:“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

毛主席在文革中曾发出:“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的最高指示。1968年7月,工宣队进驻清华大学。之后又决定向全国大中小学派出工宣队。向机关、学校等单位派驻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简称“工宣队”,执掌大权。工宣队领导学校清理阶级队伍 ,领导“斗批改”。你想,当时还有什么工作比这重要啊?工人阶级当然就领导了学校的一切。

大概1974年,清江市还实行过工人代表进驻市级机关的制度。虽没有行使“领导权”,但是从政治层面宣告“工人阶级占领上层建筑”的理念。

那个期间,工厂的工人在政治地位上是第一方阵。电影片头工农兵形象,工人居中:南京长江大桥的桥头堡雕塑,工人居中。工人先进模范人物响当当地。如建国后树立的孟泰、王进喜、尉风英、时传祥、倪志福等都是一线工人。评选先进也好,选举代表也罢,首先想到的就是工人。家庭出身(成份)最红的,就是“工人”,其次才是“贫农”、“军人”和“革干”,而不是这几类出身的,就“靠边站”了。

工人,不但政治地位高,而且收入和福利也高于其他职业和行业。工资,二级工月工资33.5元(这是机械和轻纺系统,若重工和煤矿还要高),而商业系统二级工是31元。这二三元在当时可是半级工资呐!另工厂虽然辛苦些,但还有什么夜班费、营养费和加班费等,在那个年代,每月多出五六元,一个人的生活费就有了呀。工厂发正而八经的工作服,有帽子、衣裤、翻毛皮鞋或解放鞋,发手套、口罩,发“大运河”牌肥皂……。夏天有冷饮费,冬天有取暖费……。像我当时在百货公司,就发一件大褂子。在机关、学校等工作的什么福利也没有……。工厂一般都有职工宿舍和家属宿舍,分到房子的机率很大。而其他单位基本上就没“分房子”这一说。

七十年代初,国家对农业机械化高度重视,清拖厂不但建了两栋单身宿舍大楼,还在老三中处建了好几幢家属楼,惹得全市人民羡慕得不得了!我记得1980年初从部队回来时,听说清拖春节前发给先进生产者的奖品是一辆自行车,十分惊叹!

清江市在七十年代初期,就已形成了比较完备的工业体系。我记得1975年,清江市革委会副主任文荫贻在人民剧场召开的一次大会上,就曾描绘过全市工业发展的“五条龙”方向:一条是以清拖为龙头的农机一条龙;一条是清棉为龙头的纺织一条龙;一条是以清江石化为龙头的石化工业一条龙;一条是以罐头厂、蛋品厂为龙头的食品工业一条龙;第五条龙我记不清了。听了文主任的报告十分激动,为清江市的工业发展而高兴。话说回来,文荫贻主任在清江市抓工业很得法,效果显著。当时清江市的工业比扬州、泰州、连云港和盐城都要强些。八三年地改市后,文荫贻调外贸局当局长。后来工业界人士呼吁文主任归来,组织上顺应干部职工呼声,将文荫贻调任市经委当主任,为淮阴市工业发展又建新功勋。

 

20090805035627665.jpg

那个年月,受到文革“读书无用论”、知识分子是“臭老九”等思潮的冲击后,老百姓深受其害,已经有了反思,奉行“学习一门技术、掌握一门技能”的价值取向。到哪学技术呢?当然到工厂啰。

1966届和1967届的小学毕业生,算是文革中的“奇葩”一族:他们小学毕业或还差一年毕业,就遇上了“文化大革命”;他们于1968年秋天一同跨入初中的校门;他们最终于1970年12月份一起初中毕业全部分配工作,“上山下乡”同其无缘……全国都是这样安排的。我是1967届小学毕业生,奇葩一朵。我们的大哥哥、大姐姐上山,我们的小弟弟、小妹妹下乡,就我们留在城里工作……

1970年4月,1966届的小学毕业生中有一部分同学分配至清江棉纺织厂。当年11月,1966和1967届的又有一批分配了。单位较多,如清江拖拉机制造厂、淮阴拖拉机俢配厂、清江机器厂、淮阴化工机械厂、淮阴发电厂、淮阴汽车运输公司、淮阴邮电局、灌南压铸机厂等单位。请注意:这第一批的清江棉纺织厂和第二批的清江各厂 ,都是全民所有制(国营)单位。剩下的第三批分配就是“大杂烩”了,全部到了“集体所有制”(俗称“大集体”)单位了。你看:排在第一方阵的依然是手工系统的工厂:清江市手工机械厂、清江市五金厂、清江市晶体管厂、清江市服装厂、清江市木器厂、清江市金属容器厂等等。再请注意:这些工厂是什么性质的工厂,从厂名上一目了然:国营的不带“市”字,带“市”字的,都是大集体的。

第二方阵的是交建系统的清江市轮船公司、清江市建筑工程公司、清江市搬运公司汽车办事处(公交公司的前身)等。

第三方阵的是财贸系统的商业服务业单位,如清江市百货公司、清江市土产公司、清江市食品公司、清江市蔬菜公司、清江市饮食服务公司等。请你不要误会,你会说这不都是很好的单位吗?听我细说,那时候还是奉行学技术当个光荣的工人阶级一员为首选,大多数人不愿到这些商业服务业单位,尤其是服务业单位。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谁情愿去“服伺人”呢?尤其是我们这些男生,更不愿意。所以我们这些分配到商业服务业的学生,总觉得“灰溜溜地”。那个时候,社会上人们都流行问:“你分到哪个厂啊”?“我,我分在……公司”,声音很小……。对方:“噢……”。

后来到了1973、1974年,社会上老百姓的价值取向才悄悄地发生了变化,在这些商业公司的工作越来越被人们看好。其中商店能买到一些计划供应以外的商品,是其重要因素。

工厂集聚成规模,一般都有如医院(医务室)、幼儿园、托儿所等设置,有的还有学校、影剧院、俱乐部、图书室、篮球场等文体设施。你一般的机关、事业单位、商业服务单位,哪有这些设施呢?

一句话:工人牛!工厂牛!国营大厂更牛!

1980年我从部队退伍,一直在工业战线工作。 1983年,我在石油化工厂同老科长去江西吉水县出差。站在县招待所二楼阳台眺望县城景色,只看到三根工厂的烟囱,且不高大。我对老科长说:这里的工业真落后,我们清江市多少烟囱啊!那时,我们以厂房多、烟囱多引以自豪……但是,同先进地区相比之,我们也有落后之处。我记得,我们清江市为争取大化纤厂落户,同其他城市争来争去,没有争过仪征市。人家有长江,我们连铁路都没有,大化纤厂能来吗?

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清江市、淮阴市和后来的淮安市,同全国一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工业、工厂和工人而言,其巅峰值在1989年“六四之前”。因那时期,工人虽然不在政治舞台显身手了,但其他方面依然居于优势地位。那时,几乎所有企业都红红火火,每月都能拿到可观的奖金。过年过节还大包小包地发东西。反观机关事业单位,普遍收入和福利比不上工厂,比效益好的工厂的差距更大些。1985年,我当时任石化厂办(党办)副主任,同清棉厂的宣传科长赵学和、烟厂办公室副主任陈坤、市经委政工科科长嵇文高去南京开会。路上,清棉的赵科长还开玩笑调侃嵇科长:我这个企业的科长比你这个机关的科长,工资要高一截子呢…!当时,市级机关的正科级干部,工资大概为70多元。记得1985年我的月工资是100元整。为何记得如此清楚?因当时缴党费100元及以下为一个档次,101元及以上又是一个档次了,所以我印象特深刻。

在我印象中,自1989年“六四”事件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开始对我国进行所谓的“制裁”,国内企业产品的出口和整个经济形势都受到严重影响,工业企业普遍效益下降。也直接影响到整个经济界。

随后,工厂及各类企业进入“脱胎换骨”式的改制阶段。国家高层提出了“破三铁”(铁饭碗、铁交椅、铁工资)的口号,推出“减员增效”的若干措施。如淮阴市就推出13家国有大中型企业进行综合改革的试点。于1996年左右,国家又推出了《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改革意见》。直至2000年左右(有的企业多次改制,时间跨度更长些),工业企业发生了以下变化:

一是企业所有制性质发生了变化,由原来的全民所有制企业改制为几种性质的企业,也就是投资主体变化了。1.国有独资企业,有少量的企业(如清江石化厂、供电公司、烟厂等)改成国有独资企业并先后成为央企的下属企业。还有部分企业成为省、市属国有企业(如淮阴发电厂、淮阴市热电公司等)。2.国有控股企业(如当时的淮钢集团、清拖集团等)3.股份制企业(含国有企业改制为民有民营企业,如后期的沙钢集团淮钢特钢股份有限公司、清拖农机公司、百隆纺织公司、威灵电机公司等)。

二是原有的干部职工身份发生了变化:原国家干部,不论你是处级还是科级;原工人,不管你是全民所有制的还是集体所有制的,都统统改为企业职工,而且是同企业重新签订劳动合同的合同工。这也是不少工人产生由“国家主人翁”变成“打工仔”牢骚和抱怨的根由。

三是工业企业之间的差距也在拉大。处于央企等国家垄断行业的企业,如烟厂、华能电厂、供电公司、电信公司、石化厂等企业,只要生产正常,效益和收入确保,而且收入很高(烟厂为典型)。而其他市场充分竞争行业的企业,虽拼了老命,效益时有时无,危在旦夕。如钢铁行业,有一年每吨钢的平均利润仅为0.13元,还不如厨师炒一盘豆芽菜的利润高,这让曾经是共和国产业工人中最骄傲的钢铁工人,情何以堪?

工人在工厂的工资收入普遍不高,基本上属于社会分配的底层。即使这样,下岗、买断、放假等等境遇,还每每降临到工厂工人头上。职工退休了,养老金几百元。涨了十三年,也就是二千多元。60年代大学毕业的高级工程师,退休后养老金甚至比机关事业单位的工勤人员的收入还要低。企业职工尤其是高级技术人员,怎么能没有意见呢? 

如今工人的经济收入偏低,政治地位也不高。无论是劳动模范,还是选举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基本上以官员和企业家为主,鲜见一线工人。

你注意看:社会上的单位的建筑设施,什么机关、学校、医院,就连居委会等都比较讲究、气派。而大多数工厂,则灰头土脸。更严重的是,市民们对工厂躲之不及,整天喊着要这个厂搬走,要那个厂迁移。

当然,因为工厂是制造业和加工业,在运行中肯定会产生一定程度的“三废”与噪音之类的污染,同时还会有发生重大事故的隐患。这都不可否认。我们也充分理解老百姓的关切。但是,换个角度来看工业:一个地区经济发展主要靠工业企业,第三产业的现代金融、现代服务、现代流通等,都必须要有工业作为基础和主体。不要说中国这个世界工厂,就是美国和其他西方发达国家,哪个不是先从工业发展起来的?就污染而言,现在城市污染大块头来自机动车排放,并不是工厂,这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历史在发展,时代在前进。如今的工人队伍的构成也发生了深刻变化:由原来的工业战线的产业工人为主变成工业、交通、建设、商贸、服务等战线共同组成;由原国有企业的工人为主体,变成多种经济组织形式的从业人员共同组成(含大量的农民工)。

几十年风风雨雨,潮起潮落、时空腾挪。我当过一线工人,当过中层干部,也曾经当过厂长兼党委书记--工人豪爽、大气、真诚,工人具有组织纪律性,工人抱团、互帮、互助,工人特别那吃苦、特别能战斗!

但是,以前当个工人神气、光荣,受人羡慕。现在有哪个家长会鼓励自己的孩子长大了去当个工人?

我亲身参与了工业战线的发展与改革,经历了工业战线的辉煌与痛楚......。
杂七杂八地说说我记忆中的工厂与工人。我绝无要工厂与工人重回“文革”时代的诉求,也没有赞扬“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的意思,因为“文革”10年动乱已经被党和人民所定性。同时,我也不否定现阶段工厂与工人所处尴尬地位的问题。因为那是历史,因为这是现实。我只是努力地再现一段历史和反映如今的状况。

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淮安市要发展经济,就必须首先发展工业,就必须以工业为基础、为先导。否则,市民的就业何来?财税何来?国民生产总值何来?现在要解决的问题是:工业发展今后如何加强科学规划?如何加强环境保护的管理?如何抛弃粗放式发展的模式,走上清洁化、精细化、高效化的道路,也就是新型工业化的道路?我相信:随着我们国家经济转型,去产能、去库存、调结构 ,同时深化分配机制的改革,破除养老“双轨制”等等 ,工厂的境遇、工人的地位和收入会不断得到提升。 

现在,每年我都会高高兴兴地过一个“五一”劳动节,为何?因为在这一天,“工人阶级”这个词会有出现;因为在这一天,一直默默无闻作奉献的工人,会出现在电视和报纸上,出现在各级庆“五一”的大会上,朴实憨厚地披红带花;因为在这一天,可以听到《咱们工人有力量》这首让我热血沸腾的歌……

今天,我作为光荣的工人阶级的一员,依然要说:我无悔,我骄傲,我自豪!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