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两代人与淮安的民主党派统一战线工作
作者:周武军
字体:【  
浏览次数:

 讲讲我们家两代与淮阴(淮安)政协的关系。我的父亲周本淳(1921.12-2002.07),1945年国立浙江大学文学院毕业,中正奖学金获得者,1946年在南京一中任教,解放后积极投身工作,是教改积极分子,任南京一中语文教研组长,有《怎样学好语文》专著出版,入党积极分子。1958年因为能力突出调南京市教师进修学院工作,谁知1958年的反右补课,单位领导要向上表功,超额完成任务,硬把他打成右派,工资降3级。3年后摘帽,文革中住牛棚,遭批斗。1969年11月下放淮阴地区淮安县。1977年调入当时的南京师范学院淮阴分院,也就是今天的淮阴师范学院。1979年错划的右派问题终于获得改正。80年代初,他先是清江市政协委员,1986年,淮阴地区,改为淮阴市的时候,我父亲以无党派代表人士的身份当选为第一届的淮阴市政协副主席,第二届连任。在父亲去世以后,我曾经专门到淮安市政协查找资料,看看当时,他所提出的一些提案的情况,当时的提案,看起来好像不太大,但是和老百姓的生活是息息相关的,比如他多次提出关于师专路菜场的建设问题,当时,师专路附近有淮阴师专等单位,有很多的居民,买菜不方便,父亲就多次提这个问题,在政协的协调下,师专路菜场建设起来了,对于周边居民的生活有比较大的帮助。在和中共淮阴市委领导的协商会议上,父亲也会直接向市委书记提意见,比如当年的政协主席张景良先生回忆,涟水原来的县委书记陈光礼,调回淮安想当宣传部长没有当上,因为他的官风官声不太好,那么当时的市委书记就把他安排到教育局当局长,当时我父亲就当着市委书记的面提出来,这个人的名声不好,还给他当教育局局长,证明你根本就没有重视教育工作。后来果然不太长时间了,这个陈光礼就出了问题了,因为贪污受贿,被查办。还有一件事儿也比较典型,当时宣传,市里的领导,市委书记要和民主党派结对交朋友,淮阴当时的一个市委副书记于耀宗,到处去讲他怎么和我父亲结对的。我父亲就公开讲,他一次都没找我单独谈过心怎么叫结对的呢!我父亲就是这样的个性,一个心直口快的人,他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共产党的一个诤友。

我的母亲钱煦(1924.10-2003.10),1947年国立浙江大学文学院毕业,到南京一中教书。五十年代加入了中国民主促进会,文革前他们去南京玄武湖进行支部活动时曾经带我参加,几岁的顽童,虽然不了解什么民主党派,但是有了一些感性认识,记得开会时妈妈负责做记录。1969年全家下放到淮安县,1978年妈妈调到淮阴师专教书。在八十年代初,民主党派开始活动的时候,淮阴仅有季家修老师和我母亲两位老的民进会员,当时的民进省委委托他们在淮阴发展组织。他们一起发展成员,当时主要是在淮阴师专和淮阴中学,清江中学等单位发展一些优秀的中青年教师,就这样把淮阴的地方组织建起来了,当时省委领导有意让我母亲在这个新的组织里担任一定的领导职务,但是她非常的谦虚,说:这个学校里已经有季家修老师了,我就不要再担任职务了,要不然领导都是淮阴师专的老师包场不好。所以,她始终以一个普通的民进会员的身份,默默的奉献。民进淮安市委也记住她的首创之功,每次在民进换届的时候,就会提到我妈妈的首创之功,这是载入淮安市民进的史册的。妈妈和民进江苏省委的老主委吴贻芳女士也相熟,在吴老去世时曾经填词悼念。词曰:

菩萨蛮·痛悼吴贻芳主委

    晴天霹雳良师失,怎禁涕泪闻声落!化雨共春风,丝萝倚劲松。    一片丹心壮,女大亲开创。桃李耀门墙,自贻百世芳。

吴主委于1985年11月10日谢世,享年九十有三,可谓无疾而终。

淮阴师专会员钱煦敬挽,1985年11月12日

 

那么我自己呢?在1989年的4月加入了中国农工民主党,从一个普通的党员,逐步成长,先后担任了二院支部的副主任,支部主任,农工党淮安市委委员,副主委,2003年成为淮安市政协委员,2008年担任淮安市第六届政协的常委,积极的参政议政,每年都会提出多个提案,一些提案被采纳,取得好的社会反响和效益,对社会的进步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在第五届政协的时候被选为优秀政协委员,受到中共淮安市委的表彰。比较典型的几个提案是,一,关于铁路借款的提案,那是我刚刚担任政协委员,淮安以前为修铁路向职工摊派借款,早已到期,迟迟没有归还,新来的市委书记也不想归还,我初生牛犊不怕虎,就此提案,建议及早归还,因为借款利息较高,推迟归还对市政府也不利,要支付更多的利息,政协开幕的当天,淮安电视台就采访播出,引起较大的反响,很快市委决定归还借款,这件事得到圆满解决。二,公园免费开放问题,以前我市的清晏园,楚秀园等公园都要门票,影响了市民的活动,我就在政协会议上提案,建议公园免费开放,发挥作用,结果被采纳,许多公园免费开放,给群众的运动休闲提供了好的场所,受到群众欢迎。三,博物馆免费开放问题,当时博物馆收门票,每天门可罗雀,参观者寥寥无几,淮安这么好的博物馆不能发挥作用,是一种浪费。我就提案,让博物馆免费开放,让更多的人走进博物馆,开眼界,长知识,很快提案被采纳,博物馆免费开放,参观的人迅速增长,对提高市民的文化素养起到促进作用。四,公交车下客铃的安装,2010年春节,我去广州探亲,乘坐公交车时发现在下客门处,有一个呼叫铃按钮,乘客要下客时提前按一下铃,便于驾驶员靠站,既方便了乘客又利于驾驶员了解乘客需求。于是回到淮安后,在政协会议期间我就为此提了一个提案,汽车公司欣然采纳,回复说待新购车辆加装。以后,淮安市的公交车陆续有了下客呼叫铃。最近我经常乘坐公交车,看到我的提案方便市民出行,感到欣慰,同时发现还有不少市民不知道这个铃的作用,所以觉得有必要再写几句,让更多的人知道下客铃的作用,更好的发挥它的作用。如此等等,还有许多,就不一一列举了。2007年,全国两会召开前夕,我写了“公立医院应该姓公”一文给《人民政协报》,在3月5日刊登出来了,为我国的医改出谋划策,起了一点左右。

我们家里面就是一个小政协,我父亲说他是最大的党,无党派,母亲是民主促进会民进的会员。我是农工民主党党员,我的妻子乃是中国共产党党员,是领导的党,那么女儿呢?当时是共青团团员,所以也是党的预备军。经常面对一些事情在家里饭桌上就可以展开一些讨论,家里的民主气氛还是比较浓的,大家都可以发表自己的看法,很多事情经过讨论,可以得到比较明确的认识,以提高认识。比如,当年淮海广场,要修地下的通道,我就不太赞成,我认为淮海广场这里比较小,交通拥堵,修一个地下通道,自行车和行人从下面走的话,不是太安全,但是也有的人说这个方案比较好,然而因为父亲是参加领导人会议的,知道真实的原因的是,国家有防空经费,只能修地下通道,是为了把这个钱用起来,我当时就说这个钱如果要用的话,可以把它修在西园广场之类的地方,车流人流少,淮海广场这个地方,对交通影响太大,当然这种意见只是家里讨论一下,市委决定了的也很难改变。那么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个在淮海广场这里修地下通道的决策是错误的,破坏了交通,在几十年以后终于把它改回来了。是不是很有意思的家庭氛围?

今天,父亲母亲离开我们已经14年多了,我也从农工党的领导岗位退下来了。记录一点历史,供大家参考。永远怀念 父亲母亲,怀念和他们朝夕相处的日日夜夜。父亲母亲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2017年3月3日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