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年前,我们调查大胡庄战斗
作者:秦九凤
字体:【  
浏览次数:

1982年,我正在原淮阴地委宣传部“打工”(编纂《淮海文明花》一书,该书后来内部印刷)时,亲耳聆听了时任中共中央党史征集委员会副主任的王阑西同志传达的关于黄克诚大将要求我们地方上把大胡庄战斗的情况调查清楚的指示,好给那些为国长眠的烈士们以慰藉,给全国人民一个好的交待。时隔不久,我就接到了中共淮安县委宣传部尹金鹤副部长的电话:说他们商量了,决定抽你去调查大胡庄战斗。时间起码要十天。我告诉他,我自己做不了主,请您和陶溶科长说一下。陶溶同志是刚从淮安县委宣传部报道组组长任上调到淮阴地委宣传部任党教科副科长的(无正科长)。他们之间协调工作自然方便。于是我和淮安电影院画海报的李寿新同志受命去调查大胡庄战斗,其主要任务是去河南安阳访问大胡庄战斗的幸存者刘本成同志。

出发前,我们先后在淮安和茭陵开了两个座谈会,参加这两次座谈会的分别为大胡庄人胡明谷(曾任苏嘴公社党委书记等职)、胡启贵(曾任县人民剧场经理等职)、何赞洲(曾任席桥公社公安助理等职)和王士义(时任县政协常务副主席)等人。他们讲述了当时战斗的一些情况,特别是说了是大胡庄本地的一个地主跑去涟水报告,但是未留下这个民族败类的姓名。可是他们明确地告诉我们,这个家伙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即被人民政府镇压了。此外他们讲述的比较有价值的内容就是肯定了这个“大胡庄连”有保卫地方政权和开辟新区的任务。

临出发前,我与尹金鹤同志联系,到县委宣传部开了介绍信(时淮安县党史工作办公室还未组建好),到县档案馆馆长刘躍年处预领路费80元。这时,茭陵公社党委书记张永宽同志(今席桥镇张蔡村人,和笔者是老乡)向笔者打了电话,说茭陵食品站站长苏学芳同志也曾参加过大胡庄战斗,建议让他与我们一起出发。出门哪有嫌人多的?我们自然同意,甚至是求之不得。

是年四月份,我们一行三人从淮安出发了。因为那时交通还很落后,而我们要到的目的地是河南安阳,就按地图上标的,从淮阴乘上去徐州的长途客运汽车,再从徐州乘火车到郑州,然后住了一宿再乘上火车北上至安阳。在国防部所属安阳锻压设备厂的宿舍,找到时任该厂副厂长、大胡庄战斗唯一幸存者刘本成同志。

当年刘本成57岁,不高的个儿,身体很结实。我们就和他攀谈起来。然而当我们付上介绍信,并一一向他介绍时,他却坚决否认苏学芳同志曾参加过大胡庄战斗。弄得苏学芳很尴尬,就一连串地举出当时连队曾在顺河集上吃狗肉、在小新庄上掼诰(摔跤)等解释,都被刘本成一一否定了,并回答说,那是1942年的事,与“大胡庄连”无关。在苏学芳去洗手间时,刘本成明确地对我俩说,明天如果你们还让他过来,就不接受你们这次访谈了。我和李寿新同志只好如实相告苏学芳,并得到他的理解。就这样,刘本成同志先后和我们谈了两个半天。回淮后我和李寿新同志分别根据各自的记录进行整理,然后由李寿新同志合并归结为《刘本成回忆大胡庄战斗》一文交尹金鹤同志。我俩就各自回自己的单位工作了。

记得我们在与在与刘本成同志交谈时,他很感动:表示他的战友们已经牺牲在你们淮安高(茭)陵四十多年了,现在还派你们来调查,他代表长眠的烈士感谢淮安人民没有忘记他的那些战友,也感谢你们二位工作人员,能不远万里,辛勤奔波劳累。他还说,现在拨乱反正了,从中央到地方,大家都在关心这些历史上的往事。一边说一边他就拿出了一封他收到不久的信给我们看。信上也是谈大胡庄战斗的。我们就问写信人朱鸿同志的身份。刘本成告诉我们,朱鸿当年是新四军三师政治部的宣传干事,他现在也在搜集整理新四军苏北抗日斗争史方面的材料。于是我们就带上朱鸿同志给刘本成同志的信,并按他写给刘本成同志信的信封从安阳再乘火车去了北京,在北京西郊民巷29号找到了朱鸿同志。

朱鸿同志当年刚刚离休,有一点老革命的学者风范。他告诉我们,大胡庄战斗发生时,是新四军在盐城重建新四军军部仅仅两个多月的事,也是黄大将军把部队刚刚带到苏北开辟抗日根据地的时候,所以他不让当时就宣传大胡庄战斗,以免影响部队士气。2015年,笔者在中央四套节目上还看到记者采访95岁的朱鸿同志的画面。

采访完朱鸿同志后我们兵分三路:李寿新同志因是第一次到首都,要继续留京看看。苏学芳同志不愿和我一起回淮安,主要是感觉面子难看而从北京直接去南京他的姐姐家。我本人因采编《淮海文明花》的任务紧、每天晚上还要从淮阴赶回淮安参加淮安县文教创作组集体写作的《关天培的传说》一书(该书后来由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被国家教育部、共青团中央、全国总工会、全国妇联和全军总政治部等五部委联合公布为我们国家青少年百本爱国主义教育必读书籍),因此匆忙赶回淮安,从而结束了关于大胡庄战斗的调查。

回淮后,虽然诸事纷繁,但我总没忘了大胡庄战斗,也没忘了那些长眠我们淮安这块热土上的英烈。于是我很快写出了《气吞山河的大胡庄战斗》一稿,投寄给《新华日报》,编辑单永华同志要配发照片,我又向刘本成同志写信索要了他的照片。两年多以后,我的拙作在1985年8月7日的《新华日报》2版上刊登(未用刘本成照片)。由于我和刘本成同志有过一次通信,也得以证实他的名字是“成”而非“诚”,因为那是他自己的签名。

大胡庄的英烈们永垂不朽!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