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于北山先生
作者:钱仓水
字体:【  
浏览次数:

 

 我先前钻研文体分类,便要搜集相关著述。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从报屁股的书讯得知,于北山和罗根泽先生校点的《文章辨体序说·文体明辨序说》已由人民文学社出版,眼睛为之一亮,因为早在中国文学批评史里就了解到,这是继南朝刘勰《文心雕龙》之后到明朝吴讷、徐师曾所著的又一“文体论的总集大成之作”。

于是就跑新华书店,一次二次三次,哪知淮阴店到了没几本,拆包的那几天又没去,失之交臂,心里怏怏不乐。后来,我趁回太仓老家探亲的机会,带了一张书单,从扬州、镇江一路觅去,最后又专程到了上海,将几本书都买到了,却不见《序说》。那时候,你买了书,营业员便在书腰上裹一张几指宽的纸条,我见纸条上印着上海各书店的地址,据此和一张交通图,就又摸到附近的几家,才算如愿以偿。何止觉得不枉此行,更有一种觅得至宝后的欢欣。

觅得《序说》后便翻读,校点者之一的罗根泽先生,我知道,南京大学教授,他的三册《中国文学批评史》,就在自己的书架上,那么,另一位校点者于北山先生是谁呢(孤陋寡闻,因为我是搞现代文学转而专注于文体分类的研究,而且以现代文体分类研究为主要方向,故而对他已经于1961年出版,即比《序说》早一年出版并产生了影响的《陆游年谱》其时却无印象)?不知道,只是推测定是位有名望的学者。

“文革”浩劫初的某年春节,单身的我,自淮返乡,不知怎么心血来潮,临行前,把珍藏的《文心雕龙注》(范文澜,上下册)、《序说》《诗学》(亚里斯多德,罗念生译)、《美学》(黑格尔,朱光潜译第一卷)等以及自编的文体讲义和照相簿之类,自认为专业必备书籍和个人秘籍,精挑细选之后,装进了一只早先获得的仪器包装小木箱,寄存在邻居家里。哪知节后回校,我住的房间已被学生造反派一个战斗队占领,那双人床上端堆满二尺高的图书杂志已经一无所有,邻居告诉我,被捆捆扎扎卖了。真是心疼,要知道,这是我若干年来像燕子垒窝那样点点滴滴积存的呵!唯一宽慰的是,我还保留了一只木板书箱,里面还有自己最核心的宝籍。动乱年代,鄙视文化,我常常关起房门,独自打开箱子,抚摸和翻阅其中的书籍,依恋之外,不由自主地闪出对社会安定的期盼。

1978年某天,一位身材魁梧、腰板挺直的长者突然来舍造访,握手时自我介绍说:我是于北山。一听,惊住了,我“噢”了一声,反应过来,便问:“是《序说》的校点者么?”得到肯定之后,我立即转身到书房架上取下《序说》,捧到他面前,笑云:“这书是我踏破铁鞋觅到的。”他颇感意外,一脸惊喜,翻到内页,说《文章辨体序说》著者,把“吴讷”错印成“吴纳”,并简要说明了此书校点的成因。彼此热烈交谈,直到此话题结束,他才讲了来意,大致是,我现在淮阴县王营中学教书,想到淮阴师专中文科教古代文学。这又使我颇感意外,近在咫尺,竟茫然不知,否则,早当登门拜请了。我当时是中文科主任,因创办不久,教师紧缺,正要到各县延揽人才,能有如此一尊菩萨来到小庙,当然高兴,便一口允承,向学校汇报力荐。

从此,于先生和我成了同事,而且因为住所靠近,所以,十年间接触频繁,见其学识渊博,讲课精彩,(我曾听课,一进教室,见学生都把扶手椅朝前靠拢,而且屏声敛息,他谈吐自如,发幽阐微,大家如沐春风)待人谦厚,更加礼敬有加。一次,继《陆游年谱》又惠赠《范成大年谱》签名本后对我说:现在增订《杨万里年谱》稿,脱手后,打算编本《中国历代职官辞典》。我考虑他年岁已大,工程浩大,便问要配备助手么?事后,与学校负责人商议,物色了二位,告诉他,他笑笑说“等等”。可是未久于1987年离世,终成遗愿。

 

作者简介:

钱仓水,曾任职于淮阴师范学院。

 

投稿邮箱:hazxwsw@163.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淮安文史网立场。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

(图片来源网络、转载须注明出处)

图文排版:黄美艳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