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我所记得的钱币种类和使用
作者:秦九凤
字体:【  
浏览次数:

 这六七十年来,笔者目睹和经历了日伪、国民党统治时期和我们人民政府这几个历史时期的货币流通和使用。我把各个历史时期的货币使用等所见所闻记下来,你读了也许会对它产生一点兴趣。

一、笔者见过的早期货币。

旧时,市场上流通使用的都是时钱、铜板、银元、元宝等所谓“硬通货”。这些货币使用起来很不方便,所以那时人们上街赶集都要带一个捎马子。捎马子是用很结实的老白布做的,分为前后两截、两头开口的布袋子。那些硬通货就装在袋子里。因为它是两截的布口袋,人可以放在肩上驮着,也可以放在马背、驴背上,所以叫捎马子。

笔者家在农村,使用元宝只听说过却未亲眼见过。但是,集市上人们使用银元、铜板购物却都见过。到我记事时,时钱也未见用过。铜板是用过的。新中国成立初,铜板还有在市场上流通使用的。那时两枚铜板可以买一块烧饼或一根油条或一粒土制的糖果等等。时钱到笔者记事时市场上已经不见流通。但家中的橱柜箱子里等等这些地方铜钱是比比皆是的,说明铜钱在民国年间还曾广泛使用过,一直到民国晚期才停止流通。笔者小时听上一辈老人说,时钱只有穿成“两头梳”才值十块银元。所谓两头梳就是用一根一尺二寸长的方形竹签将自己的时钱穿到那根竹签上,中间用大时钱,然后是逐步的小,这样的时钱穿成一串时,就像一把木梳一样,所以叫“两头梳”时钱。一般人家是拥有不了那么多时钱的,不过,时钱却有一个形象的比喻——“孔方兄”。因为时钱是由模子铸造的,整体呈圆形,中间有一方形孔,取天圆地方之意。所以人们也叫它“孔方兄”,于是“孔方兄”也成了象征钱财的代名词。

银元在市场上流通时,假的也很多,特别是在赌场上。故人们也有许多识辨真伪的方法。从外形上说,我们常见到的也就四种:龙洋、鹰洋和大小鬼头。“龙洋”背面图案是一条龙,正面是“乾隆元宝”、“光绪元宝”、“大清通宝”等和面值“一元”等字样;鹰洋背面是一只飞鹰,正面也是“一元”等字样。据说,龙洋是我们国家自己铸造的,而鹰洋则是委托西方发达国家帮我们代铸的。而被老百姓称为“大鬼头”的银元背面铸的袁世凯头像,而“小鬼头”的银元背面是铸的孙中山头像。为了辨识真假,人们把银元拿到手后,一般是用两块银元的边子对敲一下,然后迅速把那块需要辨别真假的银元放到耳边,听那银元发出的余音,如果余音很快消失就很可能是假币,如果那清脆的余音能逐步小下去渐渐消失就是真币。当然还可以从币面的光亮度和颜色的深浅辨别真伪。如币面粗糙,颜色偏黑等就有可能是假币。

时钱、铜板和洋钱本来在民间一直是有收藏和家传的。新中国建立初经历一次抗美援朝战争,国家号召全民捐钱捐物给政府购买飞机大炮打击侵略者。于是,家里收藏有时钱、铜板的均捐献给了国家。笔者当时上初小,也捐过两枚铜板。有银元的捐献当然更好。河南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常香玉当年就把自己的演出收入捐出来让国家买了一架苏联生产的战斗机,并命名为“香玉号”。这架飞机现在还在北京中国军事博物馆收藏、展出呢。经那一次全民捐献运动过后,民间古钱币收藏量大大减少。家藏古钱币的第二次减少甚至近乎绝迹则是十年“文革”浩劫所致的。1966年下半年起,在全国范围内掀起“除四旧”运动,把各家各户残存的古代钱币也列入了“四旧”范畴。如果家里还收藏有未及使用和兑换的伪币、法币等人家,还被视为等待“变天”的现行反革命行为。这样,谁家还敢藏古币呢?于是藏量少的人家、家庭成分也不错的可将银元拿去银行兑换。“文革”期间一块银元可以兑换人民币2.8元,至于铜板、时钱则拿到废品收购站当作废品卖给国家。而家藏较多的人家,特别是那些地主分子、富农分子、反革命分子、坏分子和右派分子这 “五类分子”人家,如果有较多的古钱币的,他们还不敢拿到银行兑换,放在家中又会遭到红卫兵抄家、直到挖地三尺,因此,他们连窖藏也不敢。怎么办呢?有人就利用夜晚偷偷地往河湖沟渠里扔。上世纪八十年代“文革”后第一次疏浚文渠时,儿童们还常会在民工挖起来的淤泥里发现过不少银元,大概就是“文革”期间那些所谓“五类分子”人家扔掉的。

经历过“文革”十年浩劫之后,民间的古钱币也就成了稀有之物了。

二、元宝边子怎么“啃”?

由于元宝是用金银等贵重金属铸造的,所以古人的财产基本都以拥有元宝的数量来计算。

那时,在我们淮安北乡,人们常有一句俗语,“你发财了,也把些元宝边子我们啃啃”,意思是让发财人也能把一些微薄的小利分一些给别人,让别人也沾上一点光。但是,到底怎么“啃”元宝边子呢?

京杭大运河贯穿着我们国家南北的富饶地区。漕运、盐运、货运、客运等等都十分繁荣,其中还有一定的财运却为世人少知。

“财运”,主要就是当时流通货币的运输。到了明代,财运主要就是运输金银元宝。朝廷的开支、军费的使用等等,要不断地上缴下发;财主财产的转移、商人的商业营运等等也靠车载船装。

这些被运输的元宝都是用模具铸造出来的,出模后在模具的接缝处就难免留下许多稀小的边边角角。元宝在搬动、运输过程中总会有磕磕碰碰,从而留下一些元宝上的屑子。这样,人们在装车卸船后,就把那些元宝磕碰下来的边角屑子称为“元宝边子”,这些“元宝边子”给谁去打扫一下,清理一遍,就是一笔很可观的收入。那么这位打扫车室船舱的人就是“啃”到了元宝边子,他也就沾了发财人的光了。

三、储备票子

日本侵略中国时,我们淮安是沦陷区。日本人除了在东北伪满州国范围内发行纸币“中银劵”,全称叫“满州国中央银行兑换劵”外,也在汪伪政权控制范围内发行流通纸币“中储劵”、全称叫“中央储备银行兑换劵”,也有人叫它“储银劵”、“储备劵”。我们淮安人当时都叫它“储备票子”。笔者小时候也曾使用过。

汪伪政权在发行储备票子时为了想多搜刮中国人的钱财,对这种纸币在市面上流通时有着非常严格的要求和规定。如票面上不允许有一点一滴的污点或皱痕,一旦有了,这张纸币就立即自然作废。其实这也是一种变相的对人民群众的剥削。

笔者清楚地记得,住在我老家西边的一位农民席绪信(今淮安区席桥镇三里村第四居民组,笔者家在二组)经常在席桥镇上卖猪肉,当他看到储备票子上有污点或者票面上起毛发皱时就会编出顺口溜说:“落水毛边,窟洞向天;辖口裂撬,买猪肉我不要。”持票人只好自认倒霉。时间一长,人们就长了见识,就想出两种办法对付这种票子,一是储备票子一到手就立即在市场上买自家需要的东西,不让票子在自己家“住宿”过夜;二是万一要把票子带回家的话,就事先准备好两块约有书本大小的且干干净净的木板,将储备票子夹在两块木板内,外面再用细麻绳绕紧,到逢下一集使用时就能使票子崭新如初。

1945年9月淮安第一次解放后,储备票子也就寿终正寝,停止了使用。

四、关金币与金元劵

国民党蒋介石统治时期,我记得曾发行使用过两种纸币,一种叫“关金劵”,全名叫“海关金单位兑换劵”,是一种竖版印刷的,票面上印有孙中山头像的纸币。当时我们淮安人都叫它“关金币”。这是蒋介石统治中国时流通时间较长的一种货币。它是1931年5月发行,直到1948年8月才停止使用。

关金币停止使用后,蒋介石的财团们又发行了纸币金元劵,票面上印有蒋介石的侧面头像。金元劵的发行也可以说是蒋介石在经济上的垂死挣扎。因为到1948年,国民党也好,蒋介石也罢,他们已个个心知肚明:军事上的彻底失败已成定局,最终必将逃离大陆,临走前要尽量地把大陆人民的民脂民膏吸食干净再全部带走。所以金元劵于1948年8月21日发行时,国民党政府就像土匪一样强行用金元劵兑换民间的金银和外币。而手里拥有金元劵的人到银行里是兑不到丝毫金银的。国民党政府规定,每200元金元劵可以兑换民间一两黄金,3元金元劵兑换一两白银,2元金元劵兑一块银元,4元金元劵兑换一美元。既然是强行收兑,那些拥有黄金白银和外币的老百姓哪有不抵触、不反抗的呢?这就使社会上人心惶惶,从某种程度上说也增加了人们对蒋家王朝的不满情绪,从而加快了蒋介石政权的垮台速度。

金元劵出台时,一张面值为50万元的金元劵可以兑换2500两黄金,而金元劵发行还不到一年,人们拿一张50万元面值的一张金元劵到老虎灶上冲一瓶开水人家都不要。我的一个同事叫丁汝春,他家住在席桥集镇的南头,是做贩卖香油生意的。1948年秋季的一天,他把百十斤食用菜籽油放到集上卖,一开始卖价为1元金元劵一斤油。卖了一个小时后就涨到2元一斤;又过半小时,改卖4元一斤,还没卖两笔,就再涨到8元一斤。这时他父亲从家里气喘吁吁地赶来,叫儿子丁汝春一斤也不要卖了,哪怕买家出价16元一斤、32元一斤也不卖了。因为金元劵的贬值比你涨价的速度还要快几百甚至上千倍,你东西卖多少就亏多少。所以,当时蒋介石政权呈土崩瓦解之势,除军事政治上的失败之外,经济上的崩溃也同样是蒋介石政权走向灭亡的一个重要因素。可以说,当时的蒋家王朝已经彻底地丧失了民心。

五、从“绿水牛”到人民币。

1945年秋淮安城第一次解放后,淮安城内的中共中央华中局就以“华中银行”的名义发行了在我们华中解放区内使用的货币。这种纸币是在我们淮安新城东南角圆明寺内印刷的,圆明寺旧址在今周恩来纪念馆的仿西花厅北侧。笔者小时候和父兄们曾去那里缴过公粮。由于票面上印着一头绿颜色的水牛,所以也被人们称为“绿水牛”票子或“小牛”票子。印这种票子的纸张是在河下程公桥外的湛真寺内生产的,由于技术条件落后,生产出来的纸比较粗糙,粗糙得就像树皮那样,所以也有人就干脆叫它“树皮”票子。

“绿水牛”使用不到一年,国民党蒋介石部队从南边打了过来,我人民军队和人民政权一起北撤,市面上就见不到“绿水牛”了。直到1948年12月9日,淮安城第二次解放,很快就见到了第一套人民币。笔者还使用过第一套人民币中最低面值的50元一张的纸币,那50元的价值只相当于今天的0.5分钱。

关于人民币的使用,笔者就不想多花笔墨了,因为这就是当代的事了。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