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七里墩发现韩母墓碑之考辨
作者:胡锦文、尹增淮
字体:【  
浏览次数:

2009年6月,因清浦区武墩乡七里墩刊立了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标志牌,引起了当地村民的争议,他们认为标志牌上公布的“七里墩战国墓”文物定性有误(图一)。群众反映在民国时期,七里墩上曾树立有韩母墓碑,后遭破坏,但残碑尚存,已由当地居民陈立松、陈学武两家捐献给淮安市档案馆收藏。据此,2013年6月16日,清浦区武墩乡王庄村陈洪发、周民其等34位群众联名给市委领导写信,一致认为韩母墓不在清水墩,而在七里墩。并建议有关部门组织专家实地考察调研,还原历史文物古迹真实面貌。6月24日淮安市文物局接市委姚晓东书记批示的人民来信后,随即组织考古专家深入实地进行调研。通过鉴定墓碑、走访当事人、召开村民座谈会、实地勘探、查阅文献资料等工作,对七里墩发现韩母墓碑的历史原由及墓葬文化性质有了清楚的了解。现将调查情况与考辨意见阐述如下:

图一  七里墩遗址_meitu_4.jpg

图一  七里墩遗址

一、汉淮阴侯母仉太君之墓碑

七里墩遗址原树有韩母墓碑情况属实。该碑树于民国二十四年(公元1935年),据当地老人回忆此碑为清末秀才俞松庭所立。抗战时期被道士摧毁,断成三截。解放初期附近居民陈立松、陈学武先父把残断的墓碑运回家中使用。2006年3月8日,陈立松将韩母墓碑上两截捐献给淮安市档案馆收藏。碑身虽有残损,但主要字迹仍可识读。碑体正面刻有“汉淮阴侯母仉太君之□”字样,“墓”字残缺。右边刻有“民国二十四年岁次乙亥□春月穀旦”字样。左边刻有“古淮阴市碧云轩弟□□□敬立”字样。树碑人姓名已残损不清。其后,市档案馆又在王庄村二组陈学武家征集到了墓碑的底部,碑面正中刻有“墓”字。三截墓碑通高135厘米,碑宽48.5厘米,厚18.5厘米(图二)。

地方道士为何要推倒韩母墓碑?民间文史老人张志梁先生采访了解:日寇入侵时期,乡里贫病交加,伤寒病流行(当时农村称之汗病),十户九染,就请来道士巫婆装神弄鬼。胡诌将韩母墓碑推倒,就可镇瘟去邪。但是石碑推倒后,瘟疫还是传染不休,共有七户人家全家病死。后来村民将墓碑放在水沟上,作过沟小桥多年。至1958年整理农田水利,残断的碑碣被村民埋藏到房基之下,才得以保存,原有的碑座打制成石夯二块,交给河工使用。

图二   韩母墓碑拓片_meitu_1.jpg

图二   韩母墓碑拓片

二、俞松庭其人

鉴定七里墩发现的韩母墓碑,树碑人姓名已残损,前铭见有“古淮阴市碧云轩弟子”字样,这是书斋的称谓。据当地老人们一致反映,此碑为清末秀才俞松庭所立。俞松庭的真实身份在民国几种淮阴相关史志中均无记载,唯有《淮阴风土记》上卷提名中列入本册会外首席惠稿者。在本册第三章南湖区还有【俞翁谈片】征访一文,主要记录了俞松庭介绍南湖区地理形胜与风土民情概况,文中赞誉俞翁“熟于掌故”、“语及时尚”、“忽闻妙论”、“谈兴方起”等词语 。从文中可以得知两个信息:一是“座有俞翁者,养马滩人”。二是翁曰:“自此讫石工头,皆养马滩地,都七十顷,亦官产也”。张志梁三次深入立碑人俞松庭故里淮阴码头镇石工头俞庄(现南陈集镇淮丰村四组)进行询访,了解到俞松庭名叫俞朝栋,字松庭,为晚清秀才,乡民尊称“俞大先生”,其父俞天宝。因为俞大先生乐善好施、信佛学道,又谙熟地理文史,一生为乡邻做了不少好事,在地方颇有威望,堪称乡贤士绅。至抗战胜利后才逝世,殡葬于俞庄故里北,“文革”期间因平整土地,墓冢夷平,棺具深埋。至于俞松庭在清末至民国初期是否任过什么官职?尚难做出回答。笔者走访过俞松庭的曾孙俞翠刚和俞洪斌兄弟俩,他们说只听奶奶讲过,我们祖籍是安徽桐城人,曾祖俞松庭做过地方小官。“文革”期间,因家庭成份不好遭受抄家,原有家谱及传世文物遗失。为避事端,长辈们都不敢在孩子面前谈及祖上的事情。我们认为这所谓的地方小官可能就是指南湖区负责“养马滩地”官产的行政人员。俞松庭之子俞跃南土改时定为地主成份,其孙俞夕章自新中国建立后从事教育工作,至1992年退休于清浦区南港小学,2015年病故,享年83岁。

三、东岳庙遗址与韩母墓碑刊立原由

七里墩东侧原有一座东岳庙,与七里墩毗连。《清河县志》卷之三【建置】中记载:“东岳庙一在七里墩,顺治初移建”。据张志梁、陈洪发、李同昌、丁凤飞、齐文科等当地老人介绍,此庙在俞松庭树韩母墓碑之前已毁圮。拆除东岳庙的是码头镇石工头赖三爹爹与河西大高四、大高五等匪首。此后,东岳庙移建码头镇。此庙主祀泰山神东岳大帝,是执掌鬼篆,专司人间祸福的幽冥皇帝,掌管着人类的魂魄。《淮阴风土记》上卷第一章清江区【兴盛街至岳庙】篇中,记述了码头镇东岳庙的建筑格局与庙会祭祀的隆重场面,说明旧时百姓对东岳大帝既敬且畏,虔诚膜拜。民国二十四年(公元1935年),俞松庭等为何要在七里墩旁树立韩母墓碑呢?张志梁先生告诉笔者:“因为原东岳庙供奉过韩母的金身塑像、龛子牌位。东岳庙迁至码头镇后,地方百姓恐湮没了韩母仉氏太君的姓氏。”从民俗学研究而言,地方庙宇旧时除奉祀神佛之外,还增祀祖先或前代贤哲。查阅史籍,韩母姓氏并无明确记载。笔者认为俞大先生镌刻“汉淮阴侯母仉太君之墓”之碑铭,是依据东岳庙所立的龛子牌位。张先生还在《韩母墓碑幸存始末》笔记中写到:“当时参加人员有县城来的王叔相、冯三太爷、李玉书等社会名流,本乡里秀才李庆兰及六镇(码头、顺河、吴城、渔沟、蒋坝、老子山)剿匪总统领苏六,还有各庙道士30多人以及乡民数百之众。在东岳庙遗址高树幡旗,焚香祝祷,韩母墓碑上披挂着红绸布,用木牛车拉着。六镇剿匪总统领苏六为立碑仪式致词讲话,宣布祭典伟母,开始为韩母树碑。有德高道士领头打醮颂语,四乡八镇到庙址人人叩拜,然后按礼乐之典将碑上座定位毕,宣布树碑成功,参加人群数时辰后方散。”

四、七里墩考古

七里墩是淮安市区南郊众多古墩之一,现属清江浦区武墩镇王庄村二组。墩原高6至7米,与漂母墓、清水墩(韩母墓)各距3里左右,呈等边三角形排列。自“文革”以后被武墩轮窑烧砖取土逐渐夷平。《淮阴风土记》上卷第一章清江区【一壑一丘】篇中介绍:“七里墩以西距旧县七里而名,居民约四五十家,皆自耕农……墩在村之北首,高度略逊漂墓,余问一小儿,此墩何名?则以‘青驴墩’对。昔者‘拾遗’讹为‘十姨’,‘子胥’误为‘髭鬚’,古今史事,亦何必不然也。墩东有旱河,南至武家墩,北接通济闸,是名永济河,万历十年,因清江浦淤,开此通运,未久而闭,然故迹仍存。”从实地勘察,七里墩东距永济河故道(俗称隋炀河)100米左右。追溯历史沿革,七里墩一隅在民国政府时期由于地理位置重要、水陆交通便利、人口密集成为淮阴县七里乡乡公所所在地,至1958年开挖淮沭新河后隶属淮阴县武墩乡管辖。

2009年市文物局为何将此墩公布为“七里墩战国墓”?主要依据墓墩的建筑形制以及封土层内包含的历史遗物,认定此墩应属古代大型冢墓,与周边发掘的高庄墓、武墩墓、运河村墓(龚家墩)时代相同,都属于战国时期的贵族墓葬。从以往的考古发掘证实,凡南郊一带的贵族墓葬在早期基本遭受盗扰,如1987年发掘的武墩贵族墓,墓穴内的棺椁也被洗窃一空。根据七里墩调查所见的出土遗物,时代最早的器物为战国时期,还见有汉唐与明清的器物,说明此墩自战国以后墓地仍被后代人延用,形成了文化面貌的多样性。如七里墩东侧有东岳庙遗址,西缘有土地庙遗址,遗址周围还分布有其他年代的小型古墓,这里逐步形成了安葬死者与祭祀神灵的处所。七里墩古墓在历史上是否被盗?未经考古发掘尚难做出定论。2013年7月至10月,淮安市博物馆对七里墩遗址进行了全面的考古调查和勘探(图三)。发现墩体平面呈椭圆形,东西长104米,南北宽85米。勘探共发现墓葬58座,可分为大、中、小三类。M1为一座大型墓(为七里墩主墓),东西长10米、南北宽8米、深2米,墓内填有白膏泥并发现有漆器残片。东侧边缘发现2座中型墓葬。其余均为小型墓葬。从勘探情况看,七里墩墩体范围内堆筑垫土,取土坑位于墩子的西南边,形成狭长的泥塘,后人称之“七里湖”,深1至2米。现存墓葬均打破垫土层,墩内分布的数十座墓葬,其上有封土墓冢,这些中小型墓葬的年代为战国至西汉。一号大墓当属战国贵族墓葬,偏于墩址的西半部,现存的土地庙就座落在主墓的西缘。从勘探的迹象表明,该墓在历史上已被盗掘。

图三  七里墩考古勘探_meitu_2.jpg

图三  七里墩考古勘探

五、结论

陈洪发、周民其等人依据民国时期俞松庭所立的“汉淮阴侯母仉太君之墓”碑指定七里墩就是韩母墓原址,我们认为此说不能确立。

第一,该碑是地方乡绅自发捐资树立的标志性遗物,不属于墓葬内出土的可以佐证墓主身份的纪年文物,碑与墓没有直接关系。

第二,来信人对俞松庭前辈树立韩母墓碑的真实意图与历史背景缺少考证。我们认为这一祭奠活动其目的是弘扬地方文化,缅怀韩母,指丘为坟,为奉祀韩母设立一个相应的处所。当时选择七里墩为韩母墓可能依据七里墩边旁的东岳庙供奉有韩母仉太君的塑像与龛子牌位,韩母的姓氏也是依据牌位上的题字。

第三,韩信是淮阴人,两淮之地有关韩信的历史古迹很多,但多数属于后人树立的纪念性建筑,与历史的真实年代不能相符,甚至有所错误。但这是前人给我们留下的文化标志与历史印迹,我们要尊重历史的传承,加强对这些名胜古迹的保护。

第四,1987年原淮阴市人民政府将清浦区城南乡小河村境内的清水墩定为韩母墓,并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主要根据西汉司马迁《史记·淮阴侯列传》、北魏郦道元《水经注》、北宋《太平寰宇记》、清代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民国张煦侯《淮阴风土记》等文献的记载与考证。这是前代史学大家对韩母墓位置最为明确的界定,也是最具权威性的界定。

第五,七里墩经考古勘探可以确定墩的主体一号大墓应属战国时期的贵族墓葬,其余中、小型墓葬年代不一,以战国与西汉为主。因此,该遗址的文物标志牌可定为“七里墩战国、西汉墓群”。

附注:此文考辨得到了张志梁、陈洪发、丁凤飞、齐文科、李同昌等地方老人们的大力支持,他们年至耄耋,热爱文史,热爱家乡古迹,热忱地为我们提供许多信息资料,启迪了我们对七里墩与韩母墓碑文化性质的认识。谨此,向各位前辈致以诚挚的感谢!

(作者单位:淮安市博物馆)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