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吴大园的吴四麻子
作者:吴宗访、吴绍富
字体:【  
浏览次数:

 

吴四麻子本名叫吴森仁,家里排行老四,只因脸上留下几个麻点,而不情愿地被人叫成吴四麻子。但在参加抗日后,吴四麻的美名却远近闻名,让敌人闻名丧胆。

 

■从放猪郎到神枪手

吴四麻子家住淮阴县西陲吴大园村,出身地主家庭,父亲吴粹轩是开明绅士,清末秀才。作为村里首户的孩子,本应是识文海字的少爷,但他却成了放猪郎。

身为秀才的父亲望子成龙,请了两位私塾先生在家里办学堂。但生性顽劣的小四子,怎肯规规矩矩坐在书桌前念书?不是口袋里藏着弹弓,就是腰里掖着木头枪,时不时要去摸摸,人在屋里,心早飞走了。常常是别的孩子一篇课文不一会就背熟了,他却一句也背不出来。那时私塾先生的戒尺可不是吃素的,听他背不出来,就会拿戒尺噼里啪啦狠抽手心。不解气的先生还边打边数落:“叫你不长心,打死你个秀才儿子不识字!”

就这样,吴四麻子的手心经常被教书先生打得红肿起来,眼皮也被拧肿,耳朵也被扭开了罅。他父亲看到了虽然心疼,但也不好责怪先生。一怒之下,干脆叫他停学放猪。

这倒是吴四麻子求之不得的,说放猪就放猪,落个自由自在。那几年,他常常穿着又破又脏的衣服,敞头赤脚,整天在地里与大大小小的一群猪为伴。村里人看到了,不禁耻笑:有书不念做猪倌,这哪是地主家的四少爷?

吴森仁天性喜欢舞枪弄棒,被他父亲停学后,他一面放猪,一面练枪法。放猪时,身上总背着一枝土枪,见到飞禽走兽,只要距离够得上,就“叭”地一枪,猎物应声栽下。他家里除了有土枪,还有自卫钢枪。有一天,吴四麻子从家里拿出这枝钢枪练枪法,村里有好几个年轻人好奇地偎过去,其中一个对他说:“四爷,都说你枪法好,我们都没亲眼见过。能不能给我们露一手,打只鸟儿下来给我们开开眼界?”

吴四麻子也不答腔,只是仰头望了上空一眼,又目视前方。只见他旋即端起枪——“靶子”出现了——屏住气瞄准——“叭”的一枪打出去。他这才开了腔:小六子,你看前面绍浩家屋爪上那只小麻雀,给打下来了,你快去把它拾回来。在场的人一看,都“哇”地一声,说足有100弓(1弓5尺)远哩!从此,吴四麻“神枪手”的美名不胫而走。

吴四麻子几年的放猪磨练,也炼就成了一个神枪手,为他尔后参加抗日添了本事。 

■ “叫他出门撞到吴四麻”

1939年秋,吴四麻的父亲吴粹轩投笔从戎,去涟水找到时任八路军山东纵队陇海南进支队第八团团长吴觉,要求参加抗日。吴觉是淮阴渔沟人,早年和吴粹轩儿子吴尧仁是同学。经上级研究决定,委任吴粹轩为淮河游击独立大队大队长。他领命后,即回到家乡招兵买马,扩充队伍。开始只有20多人枪,不久扩充到上百人。他率领游击队经常在渔沟、北吴集、宋庄一带活动,与日伪匪恶刀枪相对。翌年5月,不慎落入敌手,受尽酷刑折磨,誓死不屈,两天后在渔沟街头慷慨就义。

父亲的牺牲,给吴森仁以沉重的打击。1941年他回家养病时,国仇家恨一起涌上心头,他立即参加了吴大园抗日自卫队。这支拥有70余人40多条枪的自卫队,是由村里参加过国民革命军的吴宗崑回村拉起的。自卫队坚持白天保卫生产,晚上露营壕沟、苦草地,出其不意地打击周边的日伪军。经过一年多的艰苦斗争,开辟了蒋袁大片地区,迎来了抗日民主政权的建立。1942年初,吴宗崑出任蒋集区副区长,吴森仁出任区队长,吴大园自卫队的骨干有潘学之、吴宗文等5人出任了乡长,自卫队的大部分人员也都加入了区队,部枪支捐献给了区队武装。

吴四麻颇具军事才干,他勇猛顽强,足智多谋。在区政府的领导下,他带领区队灵活机动、神出鬼没地打击敌人。他们勇敢善战,常使敌人闻风丧胆。连伪军士兵发生矛盾时,都赌咒发誓:“哪个没良心的,叫他出门就撞见吴四麻子。”

在敌强我弱的情势下,吴四麻带领区队经常采取声东击西的战术迷惑敌人。他常在晚上带着部分区队员到渔沟、黄嘴、来安各据点附近,高唱抗日歌曲,分化瓦解敌人。据点里的敌人听到有“八路”的唱歌声,吓得多少天都缩在“乌龟壳”里不敢下乡抢劫。有一次,吴森仁带领的区队埋伏在三树据点附近的一个村子里,据点里的敌人没有听到歌声,以为吴四麻的部队还离得远,便大着胆出来抢劫。谁知刚一出洞,便一个个束手就擒。

还有一次,来安“大褂队”(土中央军)数十人窜到吴大园来抢劫。有一股跑得快的,已经到了吴栾仁家西面几个大坟头旁。大坟头南边有条东西向的交通壕,闻讯赶来的吴四麻带着几名队员沿着壕沟接近了大坟头。吴队长选好位置,命令两个战士同步,三枝步枪朝大坟头敌人齐发。敌人一惊,以为这边有机枪打点射,吓得掉头就跑。区队几个人一直追到来安据点前才收了兵。在返回的路上,他们拾到敌人跑掉的鞋子就有三大捆。

■凌桥漂亮袭击战

1943年秋,日伪军为了控制我方开辟地区,实行碉堡政策。除了构筑第一、二条控制线的据点外,还在运河线上三岔、二堡、豆瓣集、杨庄建起了据点。这年9月,日伪军又从淮阴调拨二百余人到凌桥构筑据点。我方决定,在凌桥敌人构筑据点立足未稳时,迅速拔掉这颗钉。上级命令,凌桥袭击战由蒋集区队配合主力一起行动。

行动之前,区长吴宗崑叮嘱区队长吴四麻,一定要侦查好敌情,不打无准备之战。于是,吴四麻亲自带领一名队员,潜入凌桥侦查。发现凌桥有一部分鬼子兵在保卫着修筑据点,有一挺重机枪把守;而晚上天擦黑,总有七八个鬼子兵到凌桥街心去,轮流去一家槽坊(酒坊)大缸里洗澡。这一情节让吴四麻子心中窃喜。

行动那天,区队战士在吴队长亲自带领下,天刚一黑,便悄悄接近了凌桥街心。到槽坊屋檐下,几个战士敏捷地搭起了人梯,迅速爬到屋檐口,轻轻揭开屋面盖。在屋里水缸里洗澡的敌人,在哗啦哗啦水声的遮掩下,对外面的动静神鬼不觉。只见我战士从屋顶鱼贯跳进屋里,端起刺刀就猛刺水缸里的鬼子兵。小鬼子想不到有神兵从天而降,个个晕头转向,在“哇哇”惨叫声中全部见了阎王。

与此同时,我另一部分队员,配合主力部队扑向守护盖炮楼的鬼子兵,试图夺取机枪。但冲到跟前,才发现机枪被铁链牢牢拴在木柱上,未能夺获。其他部队在街道上往返冲杀七次,和敌人展开了肉搏战。经过数小时激战,我方击毙敌人53人,其余残敌逃回淮阴。凌桥一仗打得日本鬼子魂飞魄散。当时小鬼子唉声叹气地说:“小小的凌桥,大大的没面子。”此后,日本鬼子再没敢在凌桥修筑据点。 

■英勇抗敌,光荣献身

随着斗争形势发展的需要,1944年秋,吴森仁同志带领的区武装,全部上升为淮泗县独立团,他也被提升为独立团二营副营长兼四连连长。

1944年11月,三岔伪军二十八师连同豆瓣集伪军,越过大运河向南扫荡。当时独立团四连吴森仁的部队驻在离三岔不远的旧黄河南岸小宋庄。11月9日,不料敌人纠集两个营的兵力向小宋庄扑来。在兵力悬殊的情况下,吴森仁率领四连奋起反击。

战斗中,四连一、二排在排长朱大贤、张有富的带领下,威猛如虎,打得敌人节节败退。和三排在一起的吴四麻,指挥三排夺取敌人机枪。敌人机枪像雨点一样,打得三排战士抬不起头。趴在汊沟里的吴连长,不幸被敌人机枪扫中。排长许新余急了,拔出腰间手榴弹向敌人机枪手掷去。手榴弹把敌人机枪炸哑了,没有死的敌人扛起机枪就逃,其余敌人跟着一下子溃退了。三排乘胜追击,一直追到三岔运河堤下。当我增援部队赶到时,战斗已经结束。

吴森仁胸部两处中弹,仍坚持指挥不撤离火线。下午4点多,才由民工用一辆大推车送到运河南曹嘴的县独立团卫生所。当时正有吴大园村的吴绍渤在卫生所当卫生员,他见证了吴森仁生命的最后时刻。当他们知道连长吴四麻受了重伤,卫生所所长和他往北跑步去接应。在血迹斑斑的车上给吴森仁作了简单检查,发现他的左下胸及上腹各有一个圆形子弹孔。他脸色苍白,脉搏细弱,估计是伤及脾脏和腹部,造成内脏大出血。所长他们连声呼唤“吴连长,要挺住!”他睁眼看了一眼,未能答话。等到把他运到病房,还没来得及抢救,他的心跳、呼吸就停止了,再也叫不醒他了……

吴森仁于当晚壮烈牺牲,年仅24岁。当时淮泗县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淮北军区司令员张爱萍、政委邓子恢也致函吊唁。唁函中说:“森仁同志是淮泗地方干部,在斗争中虽其妻被敌捕捉至今未放,其子亦惨死,且有老母在堂,而森仁同志亦并未因此而动摇其斗争意志,而更加坚决斗争。其为国忘家、忘妻、忘身的精神,实为我军之楷模。”新四军四师《拂晓报》上,也号召全军将士学习吴森仁同志的革命精神。吴觉同志,也题写了挽联——父烈士,子烈士,父子烈士;老英雄,少英雄,老少英雄。

 

投稿邮箱:hazxwsw@163.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淮安文史网立场。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

(公众号转载须注明出处)

图文排版:黄美艳

淮安文史网淮安  历史  文化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