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悠悠50载 难忘一公仆 ——忆淮阴民政干部王连骥
作者:吴绪略
字体:【  
浏览次数:

 

图片1.jpg

2002年夏,王连骥夫妇(前左、右)来吴大园看望烈属吴奶奶(前中),后立者为吴绪略兄妹

 

2002年夏,淮安市清浦区工商局退休干部王连骥夫妇,前来淮安西陲的吴大园村看望我们烈士遗属一家。早在1963年,还在淮阴上中学的我,就与韩圩公社新来的民政股长王连骥相识。那时他是个年轻的民政干部,人民父母官。他关爱烈士之子的求学成才,体恤烈士遗孀的衣食冷暖,使我终身难忘,并有了绵延50余年的亲密交往。

 

关爱烈士遗子,鼓励成才报国

 

1962年,我在淮阴县王营中学上高三。正当我踌躇满志准备高考时,却在毕业体检中查出了我染上了肺结核,不得不休学回家治病。那时正是三年自然灾害刚过,农村依然缺吃少穿,农民一天连三顿稀饭都喝不匀,我回去养病谈何容易!我知道母亲每天给我吃一顿干的,都是全家人嘴里抠的食啊!

第二年我的病有了好转,决定暑后复学。但又为开学要缴的20元学费犯愁。按理说,我是烈士之子,家有困难应该得到政府补助。但那时人民公社化时期的优抚政策不落实,休学前的那几年,我去蒋集公社民政上跑过多少次,就是批不到一分钱学费。那时求借也不容易,往往开学七八天我还上不了学。

1963年,我们家的吴大园大队划归了韩圩公社,民政长官是不是好说话呢?开学前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去韩圩找公社民政股。我在办公室兼卧室的一间屋子里,见到了股长王连骥。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年轻帅气,没有一点官架子。当他听了我的陈述,看了我的申请报告,二话没说,就在我报告上批了20元钱,说:快去信用社拿上钱上学去吧!

我走出公社小院,一股暖流不禁在心里流淌,一扫我前几年在蒋集公社遭冷遇的心头阴影。我复学到校后,怀着一股感激之情,提笔给王股长写了一封感谢信。想不到他竟给我写了回信,在信中他说:体恤烈士遗属是政府行为,不用感谢,更不要感谢他。信末,还给我订正了我去信中的两个错别字。

寒假过后,开学前一天我去韩圩看了王股长。本来并无所求,他却问我有什么困难没有。我说:“没有,第二学期不用交学费,在校伙食费我有助学金。”我正准备走时,他叫住我,说批给你10元钱吧,快高考了,多买点学习资料。我知道,这是他代表人民政府对我的特殊关爱,我不能不接受。

1964年8月21日,当我拿到了西安某军事学院录取通知书时,心里不用说有多高兴!第二天我去公社迁转户口时,特地去向王股长辞行。那时正是暑假里,他的爱人开老师也正带着小宝宝在韩圩休假。我这才知道他已有了家室。王股长一边高兴地叮嘱我好好上大学,一边提笔批给我25元路费,还送给我一个崭新的笔记本。那本写有“好好学习军事,为国防建设献力”的赠言的笔记本,一直跟随着我走过了大学时代和整个军旅生涯。

 

人民好公仆,乡民永难忘

 

我的母亲赵以珍(2016年5月淮海晚报“妈妈故事”介绍过),坚强隐忍,六十多年前,含辛茹苦地拉扯大了我们三兄妹。她却一直生活在农村老家,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吃尽了千般苦。

1964年春的一天,经常下基层的韩圩公社马承钊书记和王连骥股长,一起来到地处公社边缘的吴大园大队。让我母亲忘不了的是,当公社干部走到一队我家门前时,王股长快步走到我家堂屋当门地里,朝屋顶四下里看看,就喊外面的马书记说:“书记你来看看,这户烈属屋顶都望见天了,得叫生产队解决麦穰修苫。”接着,王股长又走到锅台前揭开锅盖,一看是煮的半锅沙芋叶子,不见一粒粮食。他沉吟一下,就拿出笔来,刷刷写下一张三指宽的条子,对站在一旁的我母亲说:“老人家,你马上去找大队会计,叫上报救济粮。”

“真是不比不知道啊”,我从学校回来后母亲对我说,“这样的好干部,能挨家挨户来察看,问贫问苦,真是天开眼了。想想前年青黄不接时,也是家里没有一粒粮食,不禁饿的你弟弟绪福从屋里走到当门地都走不动,差一点饿死……也没哪个村干上门问一声。”就这事,让我母亲记了一辈子。由这事,也让我想起我在王营中学上学时,每天晚上打饭时省下馒头不吃,聚着等到周末回家,带给我弟弟妹妹吃一口,在那三年饥荒年里,他们何曾见过白面馒头!

1965年,王股长从韩圩公社调去涟水“社教”工作团,后来又到清江市城南公社履职,再后来又调去淮安市清浦区工商管理局工作。至今五十年间,我们一家与他从未失去联系,我们早已不是官民关系,而是亲密无间、亦师亦友,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诤友。

2002年4月,已退休的我回老家陪护生病的母亲几个月,那时她已年过八旬,患了脑梗塞。有一天,当我告诉母亲,38年前,在韩圩公社工作的王股长,明天就要来吴大园看您来了。母亲欢喜地说:王股长还没忘了我们,他真是老百姓的好干部!这样的好官现在难找了。

第二天,我弟弟开车带着王股长和其夫人开笑鸾老师,一起来到吴大园我的家。年近七旬的王老虽已两鬓染霜,但笑盈盈的模样一点没有变。他像邻家老哥一样与我们拉家常,还去淮泗河畔刚修建的吴大园烈士陵园凭吊,在陵园安息的十三位革命烈士中,就有我的父亲吴绍演。

就在那次来我们家的拉呱中,王老提起他在韩圩公社工作时来过吴大园,还记得起我家大门上我写的一副对联,并当场念道:“含辛茹苦育儿女,披荆斩棘闯未来”。这让我诧异不已也感动不已,与其说这表征王老有惊人的记忆力,莫如说他心系民众有多铭心刻骨。这幅对联,经王老重提,我才重又捡回了当年的记忆——上联,无疑是在感念我苦命的母亲的鞠养之恩;下联,则昭示我生在草庐奋发进取的志向。

2006年春,我母亲住进了清江四季青老年公寓,王老得知后还去看望过她老人家。其后不久,我们兄妹在清江设宴,以朴素的礼节答谢了王连骥同志40多年前对我们一家的关顾之恩。

2011年中秋节次日,在我母亲去世一周年之际,王老和开老夫妇再次来到吴大园,和我们一起祭扫逝者。那年王老已是年近八旬、满天银发的老者,开老也已步履蹒跚。我母亲她一个农家老媪的去世受如此纪念,如果地下有知,她一定会在九泉“泪飞顿作倾盆雨”的吧!

 

刚正勤勉助人,感人三件事

 

上世纪90年代末,王连骥同志退休了,不久他结集了自传《足迹》。循着他的“足迹”,我深深感悟到他刚正、勤勉、助人的高贵品质。

在《足迹》中,收录有一篇涟水县农工部沈保银同志写的文章《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您》。作者回顾了上世纪60年代的“四清”运动中,王连骥同志在该县唐集公社“社教”工作队期间,是怎样培养新人,发展沈保银入党提干,一步步走到县委农工部的领导岗位的;王连骥同志还冒着极大的政治风险,仗义执言,实事求是地向社教总团反映了一桩错案,最终得到纠正,使受害人梁云鸿摘去了莫须有的“富农分子”帽子,恢复了党籍和工作。四十年过后,正是沈保银的那篇文章的牵引,使梁云鸿的兄弟梁云九和其子侄,重又找到了当年的恩人王连骥,从而促成了2004年春梁家来淮的“谢恩之旅”,送来牌匾“恩重如山”。

1951年王连骥从淮阴中学毕业时,若不是报名参军抗美援朝,十拿九稳会上南京大学中文系。但阴差阳错,后来他既没参军成,也与大学失之交臂。但他在尔后的多年工作中,从没放弃对文学的热爱,他钻研文秘,笔耕不辍,给报刊写了大量的通讯报道,许多上了省报、行业报头版头条。退休后受聘于淮安工学院、食品学院等大学主讲“秘书学”,还受聘于淮安经济报做记者编辑。已过花甲之年的他,还像小伙子一样到处奔走采访,写下了许多有分量的报道。再后来,他继《足迹》之后,又集结出版了《往事》、《秋趣》等作品,还参与了淮安市工商管理局的史志编写工作,一干就是几年。王老怀着强烈的社会责任心,勤奋笔耕,活到老学到老的精神,受到社会的广泛赞誉。

2011年11月24日感恩节那天,淮海晚报刊登了《温暖有你,感恩有我》的记者采访。说的是头年5月的一天早上,淮安市城郊城关村村民陈兰英早上出门,在路上一不小心掉进路边的窨井里。每天坚持晨炼的王老恰好经过那里,当听到窨井下有人呼救,他不顾自己已是78岁的老人,探下身子去施救。到底是年迈体衰,又没工具,他花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才把68岁的陈女士拉出井来。得救的陈女士向他千恩万谢,而问他尊姓大名时,却怎么也问不出来。时隔年余,陈女士终于在报社的帮助下,赶在感恩节那天前来答谢救命恩人王连骥。2012年我去淮看望王老时,忍不住问:“你都七老八十了,自己就不怕栽到井下去吗?”他说,那段路行人少,见有人落井,当时什么也没想,只知道救人要紧。只恨自己手脚老了,拉拽了半天,才把陈女士拉出了井口。

作者简介:

   吴绪略,济南市科技局退休干部

 

投稿邮箱:hazxwsw@163.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淮安文史网立场。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

(公众号转载须注明出处)

图文排版:黄美艳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