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隋炀帝行宫瓦当赏析
作者:杨海林
字体:【  
浏览次数:

 


盱眙都梁宫考古图片(网络).jpg

盱眙都梁宫考古图片(网络)

 

君牧是盱眙人,一直致力于对当地散落民间文物的收集,茹苦啖幸,经年不辍。 2018年春,我准备写一本有关淮安地区古城砖的书,而前往盱眙老北头考察古代城砖收集资料。经当地作家介绍得以与君牧相识。君牧邀请我欣赏他的收藏,多达一百多块的铭文古砖,年代唐、宋、元、明、清都有,观后感触颇多。临行他送给我一块具有隋唐风格的瓦当残件,这是他2005年在新华村田野筑路工地中发现的,类似的大板瓦、莲纹瓦当散落很多,均残损严重。

抚摸再三,爱不释手 。我国的瓦当初以半圆形居多,春秋战国时始有全圆形设计出现,到秦汉时期,这种形制开始占据主流。

人民网发布盱眙都梁行宫考古图片,图中的瓦当和我的这块一样.jpg

人民网发布盱眙都梁行宫考古图片,图中的瓦当和我的这块一样

从全国各地的出土实物来看,隋唐时的瓦当虽遵循这一规律,但是也有区别于其它时期的风格,最直观的特点是那个时期瓦当的边轮较宽——我手中的这一块宽约1.0厘米。

因为我国现在隋代建筑较少发现,所以这枚瓦当对研究当时人的建筑特点、审美情趣等都有帮助,因此极为珍贵。

这枚瓦当残件的边轮内紧跟着出现一圈莲珠纹,这两个图案和主图的关系不大,仅起一个修饰和烘托的作用,同时,在传统图案中,连珠纹一般作为主纹的分栏线,暗示主纹的出现。

隋唐时期佛教在我国开始盛行,人们愿意把佛教引进艺术品或者实用品,所以我们如果看到那时的瓦当有佛教中的图案(莲花或狮子等),不要以为它就一定是寺院里的用品,普通人家甚至帝王宫殿的建筑上都可能会出现。

1523606874(1).png

 

这枚瓦当的主图是佛教中常用的莲花图案,莲为八瓣,依据所剩的空间,莲瓣的布局便显短促。我把它拿给朋友欣赏,很多人认为不是莲花。我跟他们讲这些花瓣鼓凸饱满,而现实中莲花的花瓣正相反,它们是向外部凹的——工匠这样做,采取的是一种写意的处理方法,以此弥补花瓣长度的不足。

可能当初制瓦当的工匠也考虑到会有人误认为这是别的什么花卉,于是他在瓦当的中间设计了一个圆形的莲蓬,以此强化莲花的特点。

我们现在来看这个瓦当,它由“边轮—联珠—细小装饰图案(文末会专门讲到)—莲瓣—莲蓬”构成。小小一物,居然分为这么多层次,让人不得不叹服古人的匠心独运。

为了凸显变化,制瓦当的工匠在莲蓬的细节处理上还刻意考究——外圈的莲子设计成六个,六是偶数,这个数字符合中国人乞求吉祥的心理。

莲蓬中间的莲子仅一个——这一枚莲子,其实是瓦当的圆心。工匠这样处理,其实是追求一种对衬的效果——讲究对衬是中国古代建筑最大特点。

这枚瓦当的可爱之处还在于莲珠纹是放在“◎”图形中的,工匠把边轮作为双圈中的外圈,固然有器物实用性方面的考虑——瓦当的边轮厚实,可能是出于瓦当结实牢固方面的考虑。

边轮、莲珠、“◎”里的小圈、莲瓣的花尖和“T”字构成的隐约的圆、莲蓬、莲蓬中间的莲子,这些圆渐次缩小,使得画面布局繁而不乱,同时装饰图案的细密和莲瓣的肥硕又显得那么和谐。

工匠在莲珠纹内圆和莲蓬之间(莲花花瓣除外)密布碎点,莲花花瓣之间的空白呢,工匠们一律加上了“T”字形图案,这其实不是制作时的粗率(处理不干净),这些无关紧要的零碎装饰物呈现出一种虚化,它和莲珠、莲子两个比较实的图案形成一种视觉上的缓冲。不动声色地突出了主要图饰,让人恍惚以为莲花正在水面徐徐开放。

君牧在这枚瓦当背面注上“2005年4月15日  新华筑路土堆”,这是他捡到这枚瓦当的时间和地点。时隔12年,中澳这处疑似隋炀帝都梁行宫的考古发掘,在省市专家的关注下如期展开——考古现场也发现了很多图案几乎一模一样的完整瓦当。

依这个考古发现,君牧赠与我的这枚瓦当即有可能为行宫中物。

 ——文章开头我初断这枚瓦当有隋唐风格,现在根据考古发掘的实物又将它精确为隋代物品,最后在把玩的过程中和古代制作瓦当的工匠形成心灵上的交流,这种乐趣别人是体会不到的。

投稿邮箱:hazxwsw@163.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淮安文史网立场。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

(公众号转载须注明出处)

图文排版:黄美艳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