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老淮阴师专:我第二所教书的学校
作者:钱仓水
字体:【  
浏览次数:

 

我们这辈人,习惯上把1958—1962年的淮阴师范专科学校(简称淮阴师专或师专),在之前要加上一个“老”字,以区别于1976年复办后的新淮阴师专。1962年老师专停办,淮阴教师进修学院迁来办学,1963年教院撤销,更名为淮阴教育行政干校,1969年在此校址上改办清江拖拉机厂。作为学校,同址存在十二年。我1959年调进师专教书三年,接着教院教书一年,现在这题目下琐忆这四年间在学校教书的往事。

老师专校址上的建筑现今已经荡然无存(先为清拖,后为商用房和居民区),其位置在今新师专以东,居民区以西,淮海路以北,健康路以南,方方正正一块,占地约近200亩。校门朝南,进入,东西各一座三层教学大楼,每层八口教室,背后是可容200多人的阶梯教室;东北角是二层学生宿舍楼,西北角是二层教师宿舍楼;中间是操场,千人饭厅;靠西,是一排排旧时遗留下来的瓦、草平房。这里大多数地方原本空旷荒芜,楼房和饭厅都是以“大跃进”速度突击建造的。那个年代,短短时间,就在淮阴(当时还包括今宿迁和连云港市的灌云和灌南)这片经济和文化都贫瘠的土地上矗立起一座大学,占地如此宽阔,特别是楼房如此高大(三层大楼独见于此),群众都感到骄傲,而且感到了确乎像所“大”学的模样。

校长王树乔,原为地委宣传部长,一位驼背而有文化的老干部,副校长吴运华,原为清江市副市长,一位高高个子而有决断的稍微年轻的干部,之后的副职有孙若溪(当过省法院副院长,腿受伤,拄拐杖,住校外,学校专置三轮车供使用)、孙云青(原为某县委书记,待人亲和)等。中层机构有办公室、教务、总务、组织、保卫科,团委会。设置中文、数学、物理、生化四个二年制专业,正职由本地干部担任,副职由省里老高校支援教师担任。虽说大家来自各方,就职新的岗位,却像一部机器,已经拼装齐全而且运转正常了。

我任教于中文科,主任是抗战间投身革命、建国后任中学校长的王寿浩,副主任是南京师院调来教古代文学的讲师胡正亚,教师由三部分构成:一是老高校支援的杭昆(秘书)、甘当琰(文学概论)、于文龙(汉语)、刘诗昆(历史)等;二是从本地中学抽调的徐有钧(古代文学)、滕象贤(现代文选与习作)、任孝侃(现代文学)等;三是刚从南师高校语文师资培训结业的大学生或中学教师徐沐、陆钦南、周中兴、孙瑞丹、王兆麟、冯尧成、戴志恩和钱仓水等。其中现代文选和习作教研组,先期有滕象贤、徐沐和钱仓水三人,后陆续添进葛邦祥、徐文兰、张兆渠(均为省内大学毕业生)和朱伟如(本校首届中文科毕业留校生)。与老高校比较,师资队伍又少又弱,多数为建国后党培养出来的年轻知识分子,可是他们钻研业务,奋发向上,兢兢业业,认真教学,当时的学生还是比较满意的,说比中学的老师高了一个档次,学到了东西。

《现代文选与习作》这门课程,特点是按类选文,即选讲“五四”至当代的散文、诗歌、小说、剧本的名家名作,“分类有益于揣摩文章”(鲁迅语),并让学生学习写作诗歌、散文等,因为形式有时是“先决问题”(老舍语)。当时没有现成教材(之后,全省高校要统编教材,由扬州师院中文系孙龙父先生牵头,科里派我参与,在扬师开了二三天编选会,不久,学校停办,不了了之),课文由教研组集体讨论商定,记得我讲授过鲁迅《好的故事》、《狂人日记》,茅盾《林家铺子》,郭沫若《凤凰涅槃》,艾青《大堰河,我的保姆》,曹禺《胆剑篇》等等。我在中学教过语文,课时多,课务重,可是有参考资料,备课相对容易,而在师专教书,一门课程几人分担,大班上课小班辅导,课务不重,却要独立备课,这是要花大气力的,于是我以充裕的时间,钻研课文,遍翻资料,消化吸收,融会贯通,揉进心得,写成讲稿,以期讲深讲透。因为受到学生好评,我则从第一学年以辅导为主到第二学年开始以主讲为主,后来还让我开过全校观摩课。对学生的写作,我也竭力而为,精批细改。顺便补充,多少年后,好几个老学生或当面或书里谈及对我讲课的美好记忆,镇江市语文研究员尤志心在自己文集里收录了读书时写的民歌,特地注明了我对此诗的赞赏,2013年8月,涟水县某中学高级教师张士亚来舍探望,特地带来了当年和他班合影的照片和作文簿,本子上有我为他所作微型小说的错别字改正、文句更动、眉批和长长的评语……如此种种,我感到了做一个被学生记住的老师的幸福!

因为教这门课程,我开始注意文体分类,发现是个薄弱的领域,年轻人总好追根究底,于是一头扎了进去,广泛搜集资料,梳理各家之说,对照作品实践,经过独立思考,撰成讲义,陆续发给学生,它便是我后来出版的《文体分类学》初稿。其总论原五个部分,抽出投稿,被副主编以群录用了三个部分约10000字,改题《文学体裁的发展》载于《上海文学》1962年第12期(我原名钱慰祖,发表时署名钱仓水,之后在“文革”后遂成今名)。刊出后,吴调公、蒋孔阳先生短信祝贺,对当时文学期刊的目录栏括弧内的文体说明也稍有触动。受此鼓舞,开启了我漫长而专注的以文体分类为方向的研究之路。

除了教书之外,我担任过1958届丁班的班主任,兼任中文科团总支书记,参加过当时颇多的劳动和政治活动。校外,在地区机关业余学校上了点课,在清江市文联当了评论组成员。某年,全省高校在南京举办学生文艺会演,奉命编了个小型歌舞剧,学校让我带队参加。

老师专中文科为二年制,从1958—1962学年共四届,每届四班,每班40人。生源来自全省各地,记得1958年招进的四个班,甲、乙两班以苏南人为主,丙、丁两班以淮阴人为主。1961年招进的最后一届,在校只读了一年,1962年暑学校停办,他们保留学籍,回乡劳动,待机复学(事实落空)。四届共约480人,无论前三届统配而参加工作的,还是后一届回乡而进入社会的,后来经过磨炼,绝大多数成了教学骨干或国家干部。顺便补充,我与这四届学生的某些人曾经或现今都有交集和联系:参加过他们返回新师专的团聚,接待过他们个别或三五成群的造访,为沭阳地方史研究室原主任、作家孙士英,淮阴县教师进修学校原校长、作家浦玉龙,地区某部门原领导干部刘厚宽等的作品集写过序言,盐城师专中文教授、诗人孙彦每出新书都要签名惠赠,与现住浙江温州的市建筑学校高级教师黄万顺逢年过节必互致电话问候,与淮安市教育局原秘书科长丁永龙每年必二次聚餐……一次,几个老学生请我吃饭,同桌的地区领导干部某人见了对我的尊敬和热情,顿发感叹,说:教师真是个令人羡慕的职业!

老师专的存在虽说只有短暂四年,可是已经规模初具,框架形成,内涵充实,气候渐成,如不出于三年自然灾害等外部环境等原因而骤然砍掉,那么定当进一步发挥“工作母机”的职能,为国家培养出更多的人才,现今回顾却成了淮阴乃至江苏教育史上的一个重大挫折和损失。

1962年暑前,老师专停办后,教院(原址在今淮师之北,后改为淮阴地区第二招待所,即今淮州宾馆)就迁来办学,任务是培训在职中学教师。院长王炤生,原师专班子随之变动,记得中文科的教师或回归原高校,或改派到中学任教,只留下七、八人,与教院的语文老师共同办了二个语文班,甲班是大学毕业而在中学改教语文的,乙班是高中或中师毕业的学员,每班40人。仅仅一年,1963年教院又撤销,于是我调到清江中学教书。

t01f2b9892430462e6c.jpg

往期精选

 2018

新淮阴师专:我最后教书的学校

清江中学:我第三所教书的学校

 

投稿邮箱:hazxwsw@163.com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淮安文史网立场。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

(图片来源网络、转载须注明出处)

图文排版:黄美艳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