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臧质城考(二)——典籍中关于盱眙的记载
作者:​钟海平
字体:【  
浏览次数:

时空的不可逆性,决定了流逝的历史不具有重复性;也决定了任何穿越历史的设想只能是戏说。正如我们要寻找臧质城一样,正确的路径只能是依据典籍史料的记载,结合实地勘查,最终作出合乎逻辑的判断及推理,以期收获合理的结论。

依据臧质城考(一)的叙述,有关臧质城的信息,一是盱眙保卫战发生时,守盱眙城的是盱眙郡太守沈璞,可知盱眙保卫战发生在盱眙郡城;二是排除了发生在今盱眙城也就是第一山城的可能性,因为今盱眙城始建于南宋绍兴六年(1136),而盱眙保卫战发生在南朝刘宋元嘉二十七年(450)底至元嘉二十八年(451)初,两者相差685年,可以肯定的说,盱眙保卫战不可能发生在685年后才建筑的今盱眙城的!同样依据《盱眙起源探究》一文的叙述,我们知道还有一个位于甘泉山西北麓的古盱眙城;那么,这个古盱眙城是臧质城吗?

一、关于臧质城的记载

关于臧质城的提法源于《太平寰宇记》,最早记载臧质城的也是《太平寰宇记》。该书在卷十六盱眙县条下记载:“废臧质城,西近淮水。按《宋书》云:‘元嘉二十七年,遣将臧质屯兵于盱眙,筑城以拒魏师。’随大业十年,孟让①贼据都梁宫②,其年江都通守王世充修理此城③,屯兵破贼。至唐武德六年,辅公祏④江南作逆,徐州道副元帅任瓌⑤与李勣⑥等在此屯军,聚造器械;至七年,破辅公祏,以定江南。军去之后,空废。”⑦为了叙述方便,后文称“《寰宇记》废臧质城说”。

这是自盱眙保卫战后,首次以“臧质城”的名字出现在史书上。留下的信息主要有两条,一条是地理方面的,明确说“废臧质城,西近淮水”,可知盱眙郡城在淮河东岸,城西靠近淮河。另一条是历史方面的,明确说武德七年(624)“军去之后,空废”。不幸的臧质城甫一出现就示人以废弃的面目,让人嗟叹不已。不过按此思路可知臧质城的称谓是确实存在的;应该说盱眙保卫战之后,臧质威名远扬,以至于民间尊崇地将其曾经坚守的盱眙城以其名冠之。虽然后来臧质造反兵败被杀,但“臧质城”的名声依然流传,到了唐初城废,至宋初仍称其“废臧质城”;说明盱眙人民长期以来是铭记臧质守城功绩的。

1、孟让据都梁宫

按《寰宇记》所载,这是导致臧质城毁弃的两个因素之一。据《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二》,隋炀帝大业九年(613)三月,齐郡人孟让造反。隋炀帝大业十年(614)十一月,孟让从长白山抢掠各郡,到盱眙后,孟让拥有部众十余万人,占据了都梁宫,以淮水为坚守的屏障。江都郡丞王世充率兵进击孟让,他用五道栅栏阻塞险要之处,装出羸弱的样子。孟让笑道:“王世充是个文法小吏,怎么能带兵呢?今天我要生擒王世充,大张旗鼓地进入江都城!”当时百姓都筑堡垒以自卫,野外没有什么可供抢掠的东西了,孟让的部众渐渐挨饿,于是孟让就留下少量兵力,围住五道栅栏,分兵到南面进行抢掠。王世充趁对方松懈,挥军出击,大破孟让,孟让仅带着几十骑逃走,王世充斩获首级一万余,俘获数万。

都梁宫是隋炀帝行宫,《太平御览》载:“隋大业元年,炀帝立宫在都梁,东邻郁,西枕长淮,南望岩峰,北瞰城郭。其中宫殿三重,长廊周回,院之西又有七眼泉,涌合为一流,於东泉上作流杯,又於宫西南淮侧造钓鱼台,临淮高峰,别造四望殿。其侧又有曲河以安龙舟大舸,枕倚淮湄,萦带宫殿。至十年,为孟让贼於此置营,遂废。”《北史•隋本纪下》载:“十二月,贼帅孟让众十余万,据都梁宫。遣江都丞王世充击破之,尽虏其众。”《隋书•炀帝本纪》也有类似记载。“炀帝立宫在都梁”,这里的都梁应该就是都梁山,都梁宫得名源于此。都梁宫既是皇帝行宫,从接待便利、安全保卫等因素考虑,其地点距盱眙城不应太远。据《太平寰宇记》的说法,王世充与孟让对恃时,孟让占都梁宫,王世充占盱眙郡城;其时盱眙城已有毁坏,王世充在修理后才屯兵。从双方对恃的描述中,也可知盱眙城与都梁宫相距不远。

孟让兵败于王世充,固然有轻敌的原因,但与盱眙附近已被掳掠一空、不得不分兵到远处去掳掠不无关系;此举也说明都梁宫和盱眙城附近均被掳掠的寸草不存;孟让兵败后都梁宫被废,盱眙城还能维持多久呢?按《寰宇记》说:至武德七年(624)破辅公祏,平定江南,大军退去之后,盱眙郡城空废。

2、杜伏威、辅公袥造反

按《寰宇记》所载是臧质城空废的直接原因。综合《资治通鉴》的记载,隋炀帝大业九年(613)底,章丘人杜伏威⑧与临济人辅公祏造反,拥兵数万人到淮南,一直盘踞在江淮之间。隋恭帝义宁元年(617)春,杜伏威击败围剿的官军,破高邮,占历阳,自称总管,任命辅公祏为长史,分派各位将领攻取江都郡所属各县,大军所到之处,城池都被攻破。时盱眙属扬州,自是被占领无疑。武德元年(618),隋皇泰主拜杜伏威为东道大总管,封楚王。武德二年(619)八月,杜伏威投降李世民,被任命为淮南安抚大使,和州总管。武德三年(620)十二月,杜伏威派辅公祏攻占丹阳(江宁)。武德四年(621)年底,杜伏威占领整个江东,尽有淮南、江东之地,南至岭,东距海。武德五年(622)七月,杜伏威怕朝廷怀疑,主动要求离开丹阳入朝,实际是以身为质。被拜为太子太保,兼行台尚书令,留长安,位在齐王元吉⑨上。武德六年(623)八月,淮南道行台仆射辅公祏反。朝廷派李靖⑩、黄君汉⑪、李世勣等数路大军讨伐,李世勣大军出淮、泗。以盱眙为后方基地,“徐州道副元帅任瓌与李勣等在此屯军,聚造器械;至七年,破辅公祏,以定江南。军去之后,空废。”按此说,臧质城废于唐武德七年(624),或者说,至唐武德七年,臧质城也就是盱眙郡城成了名副其实的废城。

注释:

①  孟让,综合《资治通鉴》记载, 齐郡(今山东省济南市)人。隋炀帝大业九年(公元613年),因不满隋朝暴政,首先率领当地农民起义,大业十年,孟让率领起义军攻占了盱眙(今江苏省盱眙县),部众达十余万人,并以都梁山为根据地,声势浩大。后被江都丞王世充率领的隋朝军队击败。《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三》载:恭帝义宁元年(617)二月,李密对部下封赏,名单中孟让在列,知孟让兵败盱眙后投奔了李密。《隋书•李密传》载:“孟让掠东都,烧丰都市而归。”

②  都梁宫,《北史•隋本纪下》及《隋书•炀帝本纪》均有记载:十二月,贼帅孟让众十余万,据都梁宫。遣江都丞王世充击破之,尽虏其众。《太平寰宇记•卷十六》载:“都梁宫周回二里,在县西南十六里。大业元年炀帝立名宫在都梁,东据林麓,西枕长淮,南望岩峰,北瞰城郭。其中宫殿三重,长廊周回。院之西又有七眼泉,湧合为一流。于东泉上作流杯殿,又于宫西南淮侧造钓鱼台。临淮高峰,别造四望殿。其侧有曲河,以安龙舟大舸,枕向淮湄。营带宫殿。至十年,为孟让贼于此置营,遂废。”《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二》载:孟让自长白山寇掠诸郡,至盱眙,众十余万,据都梁宫。《资治通鉴地理今释》载:都梁宫,在安徽泗州盱眙县。

③  综合《资治通鉴》《北史•列传第六十七》《旧唐书》《新唐书卷八十五》等史书:王世充(?-621年),字行满,本来姓支,是西域的胡人。开皇年间为兵部员外郎。隋炀帝大业年间,为江都丞,兼任江都宫监。公元614年(大业十年),齐郡的义军统帅孟让从山东长白山出发侵犯各个州郡,到盱眙,发展到十多万人马。王世充领兵进剿,以都梁山为据点,大败起义军,孟让仅带着几十个人逃走,公元616年(大业十二年),升任江都通守。武德四年(621年), 被李世民击败。在流放蜀地途中,被为父报仇的独孤修德杀死。

④  综合《旧唐书•卷五十六•列传第六》《新唐书•卷八十七•列传第十二》《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二至一百九十,辅公祏,齐郡临济(今山东章丘)人。隋大业九年(613),辅公祐与杜伏威率起义队伍上了长白山(今山东章丘境内),于次年进人淮北。大业十七年(617), 辅公祐随杜伏威率军打败了隋朝的征讨,破高邮,下历阳(今安徽省和县),建立政权。杜伏威降唐赴京之后,辅公祐假托杜伏威名起事,于武德六年(623)在丹阳(今江苏省南京市)称帝, 国号宋,年号天明,设置政权机构和文武百官,武德七年(624),遭官军围剿, 辅公祐连战连败,后逃到武康(今浙江省德清县西)遭俘被杀。

⑤  综合《旧唐书•任瓌传》《新唐书•卷九十》,任瓌,庐州合肥(今安徽合肥)人。隋末时结纳李渊,渊起兵后自荐招抚韩城、冯翊等地武装,事成拜左光禄大夫。唐朝建立后历任谷州刺史、徐州总管,封管国公。《新唐书•任瓌传》载:“辅公祏反,诏以兵自扬子津济江讨之。公祏平,拜邗江都督,迁陕州。贞观四年(630)卒。”

⑥  综合《旧唐书•卷六十七》《新唐书•卷九十三》,李勣(594—669),原名徐世勣,字懋功,曹州离狐(今山东省菏泽市东明县)人,为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武德二年(619)赐姓李氏,改名李世勣;武德六年(623)受命讨伐辅公祏,武德七年(624),率领步兵一万渡过淮水,攻取寿阳,直抵峡石,后在武康县斩杀辅公祏,平定江南。武德九年为避李世民讳,去除姓名中“世”字,改名为李勣。总章二年(669年),李勣去世,年七十六。册赠太尉、扬州大都督,谥号“贞武”,陪葬昭陵。后配享高宗庙庭。李勣兼通医学,曾参与编纂《唐本草》(世界上最早出现的药典),并自撰《脉经》一卷,今已佚  。

⑦  语出《太平寰宇记•卷十六》,《中华书局》2007版第319页,王文楚等点校。

⑧  综合《旧唐书•卷五六•》《新唐书•卷九十二》及《资治通鉴》相关章节, 杜伏威(598~624),齐州章丘(今山东济南市)相公庄镇河滩村人。大业九年(613),与辅公祏率众起义,后转战到淮南,陆续合并多路起义军,势力大增,屯兵六合,威胁江都,连败隋朝将领,在淮南的历阳(和州)自称总管,以辅公祏为长史,又合并江淮各部,占有江淮间广大地区。武德二年(619)降唐,任和州总管,淮南安抚大使;三年,进使持节,总管江淮以南诸军事,扬州刺史,东南道行台尚书令,封吴王。武德四年(621)自请入朝,以辅公祏留守。唐以伏威为太子太保,仍兼行台尚书令,留长安。六年(622)八月,辅公祏在丹阳举兵反唐。武德七年(624)二月,杜伏威暴卒于长安。李世民即位后,知杜伏威冤,将其赦免。

⑨  据《新唐书•卷七十九•》《旧唐书•卷六十四》,李元吉(603-626),名李劼,唐高祖李渊第四子,因战功受封上柱国、司徒、侍中、并州都督、左卫大将军等官职勋位。唐朝建立后,封为齐王。在唐初的政治斗争中,李元吉支持隐太子李建成,主动安排刺杀李世民,被李建成阻止。武德九年(626),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李元吉与太子李建成同时被杀,终年二十四岁。

⑩ 据《新唐书•卷九十三》《旧唐书•卷六十七》,李靖(571-649),字药师,雍州三原(今陕西三原县东北)人。唐初历任检校中书令、兵部尚书、尚书右仆射等职,封卫国公,世称李卫公。武德七年平定了辅公祏的反叛。李渊为了嘉奖李靖的军功,赐物千段,并赐奴婢一百口,良马一百匹。设立东南道行台,授任他为行台兵部尚书。李渊赞其强于古代名将韩信、白起、卫青、霍去病等。贞观二十三年(649年)病逝。册赠司徒、并州都督,赐谥“景武”,陪葬昭陵。为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唐玄宗时配享武成王庙,位列十哲。著有《李靖六军镜》等多部兵书,今多已失传。后人辑有《唐太宗李卫公问对》,在北宋时期列入《武经七书》,是古代兵学的代表著作。

⑪  黄君汉(581-632),字景云,隋末东郡胙城(今河南新乡延津县)人。新旧《唐书》均无传。综合《资治通鉴》有关章节及新旧《唐书》太宗本纪、李孝恭、李靖等人的传记,黄君汉于武德二年(619)献城归唐,拜怀州刺史、行军总管,武德七年(624)参加消灭江东辅公祏的战役。由于战功卓著,封虢国公,食邑三千户;使持节、都督潞、泽、盖、韩、辽五州诸军事、潞州刺史;夔州都督。贞观六年死于夔州都督任上。

 

二、关于盱眙的记载

《太平寰宇记》成书于北宋初年太平兴国(976-983)年间,其记载盱眙郡城毁弃于唐初的依据是什么?之前的史书又是如何记载的?有必要查证清楚。

关于盱眙县的记载最早是《史记》,《史记•高祖本纪》载:“闻陈王定死,因立楚后怀王孙心为楚王,治盱台。”《史记索隐》①韦昭云:“临淮县。音吁夷。”《史记正义》②:“楚县也。”秦时还没有临淮郡或临淮县的概念,韦昭说的意思应是“临近淮河的县”。

《汉书》记载盱眙是临淮郡的都尉治。

《晋书•地理志》记义熙七年(411)设置盱眙郡,统考城、直渎、阳城三县。在临淮郡所统的十个县中,盱眙县不仅名列其中,还是临淮郡治所。说明盱眙郡县分设且互不统属。

《宋书•州郡志》记临淮太守,汉武帝元狩六年(前117)立。光武以并东海。明帝永平十五年(72),复分临淮之故地为下邳郡。晋武帝太康元年(280),复分下邳之淮南为临淮郡,治盱眙。同书记南兖州盱眙太守:盱眙本县名,前汉属临淮,后汉属下邳,晋属临淮,晋安帝分立。领县五:考城、阳城、直渎、信都、睢陵。义熙七年(411)设盱眙郡时,盱眙还属临淮郡并是临淮郡的郡治,因而盱眙郡没有统领盱眙县,郡县同名而不相统属。

《南齐书•州郡志》南徐州条下记载:临淮郡“郡无实土。”同书南兖州盱眙郡条下“盱眙县”在列。至此盱眙县回归盱眙郡,自熙七年(411)分设到南朝齐(479-502)回归,盱眙郡县分离约七十年。

《隋书•地理志》记江都郡盱眙县:旧魏置盱眙郡,陈置北谯州,寻省。开皇初郡废,又并考城、直渎、阳城三县入。有都梁山。归纳起来说就是郡废县存。

《旧唐书•地理志》记盱眙:汉县,属临淮郡。武德四年(621),置西楚州。置总管,管东楚、西楚。领盱眙一县。八年(625),废西楚州,以盱眙属楚州。

《新唐书•地理志》记泗州③盱眙:“武德四年(621)以县置西楚州,八年(625)州废,隶楚州。光宅(684)初曰建中,后复故名。建中二年(781)来属,有直河,太极元年(712),敕使魏景清引淮水至黄土冈,以通扬州。”新旧《唐书》的记载类似。与《隋书》记载的郡废县存略有不同,这一次是以县置州,然后再一次州废县存。

上列众多的史书记载,目的是想找出有关臧质城的踪迹。结果十分令人沮丧,没有任何有关盱眙郡城(臧质城)的记载。相关志书虽然记载了盱眙置郡的经过,但没记载郡城的地点,也没说郡城与县城的关系。之所以没有说绝望,是因为在《宋书》的记载中还存有一丝线索:晋安帝将临淮郡分立为两个郡,一个仍为临淮郡,另一个立为盱眙郡。临淮郡治盱眙不变,盱眙郡统辖考城、直渎、阳城三县。临淮郡既然存在,盱眙县作为属县又是治所的角色也没有变化;盱眙郡分立后没统领盱眙县,印证了盱眙县仍属临淮郡。随之而来的一个重要问题是,盱眙郡分立后,与盱眙县不相统属,且盱眙县还是临淮郡的治所;那么盱眙郡的治所在哪里?这是个必答题,一定要弄清楚的问题,因为只有盱眙郡城才是臧质城。盱眙设郡后,盱眙县城还是临淮郡治,如盱眙郡治所不在盱眙县城,那么盱眙县城就不可能是臧质城。只有先确定盱眙郡城,才能确定臧质城的位置。

注释:

①  《史记索隐》,司马贞著;《唐书·艺文志》记司马贞为开元年间(713-741)的润州(今江苏镇江的古称)别驾(官名,州刺史佐官)。

②  《史记正义》,唐张守节撰。《史记正义》原为单行本,共30卷,按照条目加注释(正义)的形式进行注解。后来宋朝初年被有意拆散,附于《史记》有关正文下面,亡佚颇多。清代学者钱大昕认为:张守节《史记 正义》成书于开元廿四年(736)。

③  泗州,据《泗虹合志▪卷一》记载,北周年间(557-580)改高平曰泗州,泗州之名始见。唐开元二十三年(735)徙治临淮;天宝元年(742)改临淮郡,肃宗至德初(756)复为泗州。《旧唐书》记乾元元年(758)复为泗州。建中二年(781)盱眙自楚州划属泗州。

 

三、 关于都梁城的记载

《资治通鉴▪卷二百三》记载。武则天光宅元年(684)九月,徐敬业①在扬州造反,“自称匡复府上将,领扬州大都督。”《资治通鉴•卷二百三》记载:徐敬业起兵后,楚州司马李崇福帅山阳、盐城、安宜三县响应,时属楚州的盱眙独不从,一个叫刘行举的盱眙人占据县城,徐敬业派部将尉迟昭攻盱眙。朝廷诏令刘行举为游击将军,以其弟刘行实为楚州刺史。十月,尉迟昭在别将韦超支援下占领了盱眙,屯兵都梁山。这时李孝逸②率领的讨伐大军到了临淮③,渡淮后双方在都梁山展开大战,尉迟昭战死。韦超与讨伐军相持到十一月,亦战败逃走。一句“尉迟昭…占领了盱眙,屯兵都梁山”,说明这时的盱眙城在都梁山中,因而双方才屯兵战于都梁山的;我们在前面的章节论述过,古盱眙在甘泉山西北麓,不属于都梁山范围;现从《通鉴》的记述中,可知武则天光宅年间(684)盱眙城在都梁山。这也是史书上第一次将盱眙与都梁山联系在一起;不过此时盱眙城还没有称为都梁城。

关于都梁城的记载出现在此战184年之后,这是盱眙以都梁之名第一次出现在史书上。据《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一》记载,唐懿宗咸通九年(868),在都梁城发生一场战争,战况持续近一年。

唐懿宗咸通九年(868)七月,庞勋④率戍守桂州的徐、泗地区的士卒起义,十月占领徐州。庞勋认为泗州地处江、淮要冲,随即派李圆领军攻击泗州。泗州是漕运的重要节点,一但被攻占,将切断漕运通道,就等于扼住朝廷的命脉。其“天下无事,则为南北行商之所必历;天下有事,则为南北兵家之所必争”⑤的战略地位重要性毕显无疑。朝廷感到问题严重,一面死守泗州城,一面急调数路大军增援。双方围绕泗州攻防展开激烈争夺。到了十一月,庞勋因李圆攻泗州城久不能攻克,派遣部将吴迥替代李圆指挥。庞勋部下刘行及也派将军王弘立⑥自濠州率部前来助攻。扬州大都督府长史、淮南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令狐绹⑦派遣李湘率领军队数千人来救援泗州,与敕使郭厚本、都将袁公弁合兵屯驻于都梁城,与泗州隔着准河相望。与此同时,唐镇海节度使杜审权派遣所部都头翟行约率领四千人来救泗州,翟行约率兵到盱眙南,便遭到包围,泗州城内兵太少,不能出城救援,结果翟行约及部下士兵全部战死。起义军乘胜进围李湘淮南军,十二月初,李湘等人率领淮南军出战,被打得大败,都梁城失陷,李湘及郭厚本被活捉押送至徐州。

1_meitu_1.jpg

 3-1泗州对面的都梁山,南宋后称第一山,北麓为陡山(斗山)。二、三、四山又称第二山、第三山、第四山,与第一山是并列关系,故不属于都梁山范围。

闰十二月,皇帝下诏任命戴可师⑧为徐州南面行营招讨使,命其率领三万官军救援泗州,戴可师率部渡过淮河,进军围困都梁城;城中军队很少,在城上向戴可师拜谢说:“我们正在与都头商议开城出降。”戴可师为此退兵五里,以接受投降。都梁城守军乘夜逃走,次日早晨,只留下一座空城。戴可师自恃打了胜仗不设防备,这天有大雾,王弘立乘着大雾的掩护。率领数万军队走捷径突然赶到,纵兵袭击官军,官军还没有来得及摆好阵势,于是大败,官军将士有的被杀死,有的跳入淮河被水淹死,得免死的才几百人,丢弃军械武器、资财军粮、车马数以万计,戴可师及宦官监军、将校等多人首级被割下送彭城报庞勋请功。

那么这个都梁城在什么地方?《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一》载:“先是,令狐绹遣李湘将兵数千救泗州,与郭厚本、袁公弁合兵屯都梁城,与泗州隔淮相望。”胡三省注曰:“都梁城,在泗州盱眙县北都梁山。”接着又注: “淮南、宣、润三道发兵戍都梁山旧城,与泗州隔淮而已。”仔细分析《资治通鉴》的记载及胡三省的注,其中透露出信息:一是都梁城的位置在南宋所筑的盱眙军城之北,地处都梁山范围内;二是围绕这个“都梁城”,朝廷大军与庞勋起义军展开数场大战,争夺异常激烈;三是称“都梁山旧城”是相对于南宋盱眙城来说的,当然也可以理解为:相对于南宋新建的盱眙县城来说,“都梁山旧城”就是盱眙县旧城。既然第一山盱眙城是南宋新建的盱眙县城,那么宋以前的县城才有资格被称为旧城。由上述三点,加上《资治通鉴▪卷二百三》中有关记载,基本可以认定“都梁城”就是唐时盱眙县城。

《通典•一百八十一》⑨记载的一段话,也认定唐时盱眙县城就在都梁山中:“盱眙,秦东阳县城在县东,陈婴为东阳令史,即此。项羽立楚怀王,都盱眙。至汉,以为县。晋安帝立盱眙郡,有都梁山。宋文帝时,后魏太武帝南侵,臧质守盱眙,魏师以数十万攻围三旬,不拔而退,即今县城。”杜佑所说与胡三省注互为印证,可知唐时盱眙县城在都梁山。

本来还有一疑问,就是盱眙郡城废于唐初,而第一山盱眙城始建于绍兴六年(1136),那么自唐初至南宋间盱眙县治所在哪里?现在看来是在都梁山中的都梁城是毋庸置疑的了。

注释:

①综合《旧唐书•李勣传》《新唐书•徐敬业传》及《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三》,徐敬业,祖籍曹州离狐,李勣(徐世勣)之孙,因父早死,直接承袭了祖父的英国公爵位。徐敬业从小善于骑射,有才智,曾任眉州刺史,后坐事被贬为柳州司马。武则天废唐中宗立睿宗,临朝称制,徐敬业于684年九月起事于扬州,自称为匡复大将军,以匡扶中宗复辟为理由起兵,部队很快增至十余万人。武则天派遣李孝逸统兵三十万人征讨,十一月李孝逸大胜,徐敬业军败逃往润州,为部下所杀。

② 综合《旧唐书·卷六十·列传第十》:《新唐书·卷七十八·列传第三》:《资治通鉴·卷二百零二》:李孝逸,生卒年不详,陇西成纪(今甘肃秦安)人,淮安王李神通之子 ,唐高祖李渊的堂侄。初封梁郡公,历任益州大都督府长史等。武则天称制后,入朝担任左卫将军,深受武则天的亲遇。光宅元年(684年),武则天任命李孝逸为左玉钤卫大将军、扬州道行军大总管,率领三十万大军,征讨徐敬业。取胜后李孝逸因功升任镇军大将军,改封吴国公。后遭武承嗣等人的忌恨陷害,于垂拱二年(686年)被贬为施州刺史。后又被削除名籍,流放儋州。不久在儋州去世。景云初年(710年),朝廷追赠李孝逸为益州大都督。

③临淮,《旧唐书·卷三十八》载:长安四年(704),割徐城南界两乡于沙熟(垫)淮口置临淮县;开元二十三年(735),(泗州)移治郭下。同书记载泗州:隋下邳郡。武德四年(621),置泗州。长安四年,置临淮县。开元二十三年,自宿豫移治所于临淮。天宝元年(742),改为临淮郡。乾元元年(758),复为泗州。《泗虹合志》记至德初(756)复为泗州。

④据张撝之、沈起炜主编,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1999年出版的《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庞勋,唐人。懿宗咸通(860-873)年间,为桂州戊军粮料判官。九年,桂州戍卒因久戍不归,遂杀都将,起事,推勋为都将,自行北归。寻攻占宿州、徐州,杀徐泗节度使崔彦曾,勋自称武宁军节度使。开府库募兵,众至万人。复攻泗、濠等州,断江淮粮道。十年,唐廷遣康承训等率军二十万往讨,勋失战机,屡败。寻自徐州引兵而西,于濠州战败溺水而死。史论:“唐亡于黄巢而祸基于桂林”。

⑤语出《帝乡纪略》卷之三。

⑥据《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一》:唐懿宗咸通九年(868),庞勋派兵进攻水路要道泗州(与盱眙隔淮相望),唐将杜惂坚守,长期进攻未克。王弘立率众进占盱眙助攻泗州,唐徐州南西行营招讨使戴可师率众三万援救泗州,在盱眙与王弘立大战,结果唐军大败,戴可师被杀。后王弘立部与唐军主力康承训决战,败于濉水(亦称濉河),死两万余人。为将功补过,请求进攻泗州,为唐将马举三万精兵包围,马举令燃火烧栅,咸通十年(869)三月,王弘立战死。

⑦ 综合《旧唐书•卷一七二》《新唐书•卷一六六》:令狐绹(795-879),京兆华原(今陕西省耀县东南)人,字子直。唐文宗李昂太和四年(830年)进士,开始从政。大中三年(849),拜御史中丞。四年(850),转户部侍郎,同年改兵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咸通二年(861),改汴州刺史、宣武军节度使。三年(862)冬,迁扬州大都督府长史、淮南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九年(868),徐州戍兵庞勋自桂州擅还,据徐州,聚众六七万,屡败官军,綯既丧师,朝廷以左卫大将军、徐州西南面招讨使马举代綯为淮南节度使。终年七十八,赠太尉。

⑧据《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五十一,戴可师以勇悍嗜杀着称,人称“狼帅”。咸通十年(869年),爆发桂林戍卒起义,朝廷以戴可师为徐州南面行营招讨使,戴可师率三万羽林军恃勇轻进,渡过淮河,向泗州东南的都梁城进攻。都梁城守将王弘立避实就虚,在半夜悄悄撤出。戴可师进入都梁空城,恃胜不设防。第二天,天降大雾, 王弘立率数万大军重新杀入,纵击官军,戴可师大败,三万官军仅数百人侥幸逃脱,余皆被歼灭;戴可师单骑出奔,死于乱军之中。

⑨《通典》为杜佑所撰,共二百卷,内分九门,子目一千五百余条,约一百九十万字;成书于唐贞元十七年(801年),该书在史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它是典章制度专史的开创之作。

四、都梁城与泗州隔淮相望

胡三省注中提及的泗州,据《隋书·卷三十一》记载,始见于北周(557-581)年间,《旧唐书》记泗州:隋下邳郡。武德四年,置泗州。长安四年(704),割徐城南界两乡于沙熟(垫)淮口置临淮县。开元二十三年(735),自宿豫移治所于临淮。天宝元年(742),改为临淮郡。乾元元年(758),复为泗州。说盱眙与泗州城隔淮相对表明都梁城也濒临淮河。胡三省还在注中引《舊纪》记载来说明都梁城的地理形势:“…戴可师进围都梁城,贼登城拜曰:‘见与都头谋归降。’可师既知其窘,乃退军五里。其城西面有水,三面大军,贼乃夜中涉水而遁。”都梁城西面的水应是淮水,三面大军则说明都梁城东、南、北三面皆可接近,没有阻隔。

2_meitu_2.jpg 

3-2 从图中可看出,唐朝时泗州与陡山东的都梁城隔淮相望,距离5里。

《新唐书•地理志》记:“盱眙,…建中二年来属,有直河,太极元年,敕使魏景清引淮水至黄土冈,以通扬州。”《太平寰宇记》则记 :“新开直河①在县北六十步县郭内”,太极元年是公元712年;六十步是长度,据吴承洛著的《中国度量衡史》②记载,一步等于六尺,按三尺一米计算,六十步相当于今120米。《旧唐书•食货志》说:“凡天下之田五尺为步”;如按五尺一步计算,六十步相当于今100米。不管是120米还是100米,都是按一尺约等于33.3厘米计算的,如按汉尺约等于24厘米计算,六尺一步仅1.44米,六十步只有86.4米;再按五尺一步计,只有72米。那么在盱眙县北六十步,也就是百米左右;有一条新开直河,这条直河起分流淮水作用,通到扬州入江;既然起分流淮水作用,推测该河有相当规模。戴可师于咸通九年(868)12月围攻都梁城,从南、东、北三面进攻,守军从西面涉水而遁。既然城北面攻城军队没受到河水阻隔,说明都梁城不是靠近直河的那个盱眙城。就此似乎可以说明,盱眙有两个城,一个有直河,一个在都梁山;有直河的称盱眙,在都梁山的称都梁城。

3_meitu_3.jpg

3-3   第一山到陡山西北麓直线距离2.2公里

那么这个都梁城在泗州对面的具体地点是哪里?《读史方舆纪要》记盱眙陡山:在县东北五里。下瞰淮流,其势陡峻,亦曰斗山。《一统志》③:“山与都梁山相接,当淮流之险峻。”胡氏曰:“陡山之东古盱眙也。”唐咸通十年辛谠④为泗州,迎粮于淮南,舟载钱米,还至斗山,贼将王弘立帅众拒之于盱眙,布战舰,塞淮流,谠击败之,遂入泗州。仔细揣摩《读史方舆纪要》的这段话,感觉有几层意思,首先第一句“在县东北五里”中的县,指的是今盱眙城即第一山城,陡山在县东北五里,从卫星地图看(图3-3)。第一山到陡山北麓直线距离2.2公里。其次《一统志》记“山与都梁山相接”是符合事实的;图上显示陡山南接都梁山(第一山)。再次引胡三省注强调“陡山之东古盱眙也”。 ⑤最后说辛谠为救泗州,自淮南(扬州)运米经陡山东,与占领盱眙的王弘立大战,取胜后方得以进入泗州。结合图3-2综合看,可知“古盱眙”在陡山之东(北)侧,泗州对岸偏北,扼淮水泗州通道。

另据《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一》及《新唐书•辛谠传》,唐懿宗咸通九年(868),庞勋占领徐州围攻泗州,唐军的救援均来自东南扬州方向;且唯一的通道是水路。辛谠运粮草、搬救兵数次经过陡山(斗山)东面的都梁城也就是盱眙城,遭到已占领盱眙城的庞勋军队的阻击,辛谠与王弘立展开数次大战。由此推定这个都梁城或盱眙县城,在陡山(斗山)北面附近的淮河边上;与对面的泗州隔淮相对,是自淮水下游方向至泗州的必经之地。

自武则天光宅年间(684)李孝逸与徐敬业部大战都梁山争夺盱眙城起,到咸通年间(860-873)庞勋攻打泗州,近二百年间,盱眙城演变成都梁城;按杜佑《通典》的记载,这个盱眙城或都梁城就是盱眙县城。《寰宇记》说盱眙郡城废于唐初,到了唐末又出来一个都梁城,那么哪座城才是臧质城呢?按《寰宇记》记载,臧质城废于唐初武德(618-626)年间,都梁城则出现在唐末咸通(860-873)年间,其间相隔约二百五十年。顺着《寰宇记》思路,废臧质城的指向应该是甘泉山西麓的秦汉古盱眙城。

注释:

①直河,据《洪泽湖志》考证,直河穿越甘泉山与圣人山之间入淮,与禹王河、遇明河、直渎河至少在入淮处的一段,是同一河道。因古盱眙城在甘泉山西北麓,直河从城北流入淮河。

②吴承洛(1892—1955)字涧东, 福建省浦城人。1915年赴美国留学,1920年他返回祖国,先后在复旦等大学任教; 1928年起,他先后任实业部度量衡局局长兼度量衡检定人员养成所所长,中央工业试验所所长,经济部工业司司长和商标局局长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政务院财经委员会技术管理局度量衡处处长和发明处处长,主持建立度量衡制度、标准制度、发明专利制度和工业试验制度等,为建立和健全新中国的计量和专利等制度,做出了贡献。《中国度量衡史》由上海商务印书馆1937出版。

③文中所言《一统志》当是《大明一统志》。因康熙《大清一统志》到乾隆八年(1743)才成书,顾祖禹生于明崇祯四年(1631年),卒于清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因而他不可能见到《大清一统志》。

④辛谠,《旧唐书》、《新唐书》均有传。但没记生卒年月及籍贯。据乾隆《甘肃通志•卷三十七》记载:辛谠乃甘肃兰州人氏。自小练武,同时学习诗文,堪称文武双全。青年时,辛谠耻于不劳而获,乃远离富裕的家门自食其力。难得的是辛谠无有纨绔子弟的浪荡作风,反而具有重义轻利,急人所急的侠肝义胆。《新唐书》称其“年五十,不肯仕,而慨然常有济时意。”

⑤淮河大体走向是自西向东,故多用南北表示方位;但淮河自今盱眙城后拐弯向北,在第一山到龟山之间几成南北走向,因而在这里多用东西表示方位,如《水经注》记载“淮水又东历客山,迳盱眙县故城西。”就是说淮水从盱眙城西经过。胡三省注曰“陡山之东古盱眙也”,结合具体的淮河流向及参照《水经注》的表述来看,“东”的实际方向是“北”。即“陡山之东古盱眙也”,实为“陡山之北古盱眙也”。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