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 目 导 航
儿时过年记忆的碎片
作者:吴绪略
字体:【  
浏览次数:

我出生于兵荒马乱的1942年,到新中国诞生时我已七岁了。建国之初虽然生活维艰,缺吃少穿。但那时孩提过年的乐趣依然不缺,迄今仍难泯记忆。

一、忙年,大人小孩各有份

农历新年,是城乡最重要的传统节日,从腊月送灶到正月十五,再到二月二,都是小孩欢悦的日子。进了腊月下半月,大人就要忙年货了。那时虽然贫穷,但再艰难,过年也要为小孩添点新衣服,给全家准备点好吃的年饭。

在穿戴上,记得1949年我父亲牺牲后,我们穿一身白布孝服。后来上学了,孝服就当衣服穿,一身白,在学校里很扎眼,不愿意穿。母亲就买了点颜料把孝服染成灰蓝色,让我们继续穿。但到过年时,母亲实在不忍心,才给我妹妹弟弟买了花布做了件上衣;对我格外开恩,给买了一件蓝色小棉大衣,我高兴得不得了。

忙年饭,大人除了烀肉、炖鸡、煎鱼,还要做豆腐,磨面、捣碓,准备白面、黏面。

猪肉,平时家里是很少吃得上的,只有到过年时才会去集市上称上一块;或者庄上谁家杀猪,上门来派上二三斤。而鸡,是自家养的,杀鸡,“鸡”与“吉”谐音,桌上有鸡图吉利。鱼也大多是庄户人家在汪塘里网的,要么是白送,要么只角把二角钱一斤。吃鱼,图个“年年有余”的吉言。

烀肉、炖鸡,一般是在除夕前一天就准备开了。我们小孩子在打扫家里卫生的时候,就眼巴巴地望着锅屋,嗅着飘出来的阵阵肉香,馋涎欲滴。母亲烀好了肉,没等第二天做菜,就大方地给孩子们每人装了小半碗,我们就迫不及待地大快朵颐起来。

豆腐也是年前几乎家家都要做的,黄豆都是自家地里收的。做豆腐是先把豆子用水浸泡,软胀后上石磨带水磨碎成浆。小石磨基本是家家都有,拐磨也是现在几近绝迹的劳作。豆子磨碎后,再用吊布滤豆浆;滤出的豆渣再上磨磨一两遍,再吊滤豆浆。然后将豆浆放进大锅里用火烧开,点进适量的盐卤,豆浆就凝结成豆腐脑了。最后再用蒸布挤压出水分,就成了豆腐。在豆浆点卤成豆腐脑时,大人会舀出一碗来,给我们小孩子一饱口福。

磨面,就是把平常舍不得吃的小麦,搲出十几斤来簸干净,放在大石磨上磨。这样的大磨庄上也只有一两家有,用驴推磨。年前家家要磨面,要与人家约好时间。磨面不给钱,只把麦麸子留给人家做驴饲料就行。

磨的麦面,一是包水饺,二是蒸馒头。所谓馒头,与现在所说的实心馒头不同,它是像包水饺那样包进馅子的。这一是为了好吃,二是为了省面粉。殊不知,那时吃粮紧张,不是逢年过节,是很少蒸馒头吃的。馒头包的馅子,大多是白菜豆腐或是萝卜粉条的素馅,也有用大肉或鸡蛋做馅的,那就“奢侈”了。素馅子也有用夏天晒干的马荠菜(马齿苋),也是很好吃的。

至于捣碓,就是为包元宵、蒸年糕准备黏面。先把糯米、黏小米、黏高粱用水泡软,再放在碓臼里捣碎,再用箩子箩出细面。捣碓是两个人踩踏着粗木桩的后头,前头的杵一下下舂碾石臼里的粮食使其粉碎。这是现在大抵已经失传的碾面工具。初解放时,我们那个村,也就是后庄容太家有一眼碓。去那里舂面不要钱,但要约好先后次序。

忙年,小孩子能做的事,一是打扫卫生,二是去亲戚家送取东西,三是写贴对联。

过年大扫除,要把家里家外、墙角旮沓,处处都要打扫到。要把屋里东西统统搬出来,把用具擦拭清洗干净,被褥要晾晒拍打松软。当然,被褥拆洗那是大人的事。

过年准备年货,那时由于各家都不富裕,有的年货要与亲戚互通有无。如离得近的叔伯、姑舅家,都是让小孩子跑了去送东西或者取东西,小孩子自然高兴去跑。

春节对联,那时没有卖印刷成品对联,都是买大红纸手写。我因刚上小学,认字不多,毛笔字也写歪歪斜斜,都是请邻居佐大爹帮着写。在除夕上午或者头一天就央求人家写好了,除夕中午我们小孩子就用浆糊把对联贴在大门上。浆糊是拿点面粉放在饭勺里,用水搅匀,再放在火上燎一会,就成了浆糊。贴时两扇大门上下联要贴对,要一样高。等我们稍大后,就自己写对联,有时还帮邻居写。对联一般都有历书上印好的条目作参照,记得有一年我家写的对联是我自拟的:含辛茹苦育儿女,披荆斩棘闯未来。“含辛茹苦”是感恩我母亲鞠养我们的劬劳,“披荆斩棘”是表达我们小儿奋斗的志向。

二、年关,口福眼福样样有

过年,是从祭灶日伊始。祭灶,是在农历腊月二十四日夜(北方是二十三日),奉祀灶神即火神祝融的日子,意在保佑来年家和事顺和五谷丰收。这天晚上,要在厨房锅台旁墙上供奉灶王爷,贴上“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晚饭时要放鞭炮送灶王爷上天,大人还会给孩子吃胡萝卜熬制的黏糖,以封住灶王爷的嘴,上天不说坏话。  

除夕,是农历一年的最后一天,是腊月三十日或者二十九日,我们那里都叫三十晚上。一家团圆的丰盛的年夜饭,我们那里都是除夕中午吃的。所谓丰盛,也就是能吃上米饭、馒头,有五六个大盘的荤菜、素菜而已。那时没有饮料,最多大人会喝点散酒。午饭后,小孩会跟着大人上坟,坟前摆上供品,祭祀逝去的先祖。有时大人会匍匐在土坟上哀泣,小孩要对着祖坟磕头。上坟也有人说是要请亡人回家来一起过年。

除夕这天白天,大人会让我们孩子在院子里造“粮仓”。这个事我们小孩都会干,乐此不疲。就是从自家锅底掏出一粪箕草木灰,用木锨铲上灰在房前屋后地上画圆圈——粮仓。那时冬天往往要下几场大雪,年前年后会冰雪满地。我们就在雪地上旋着木锨画圈,画出越大越多的“粮仓”,就昭示着来年家里会五谷丰登粮满仓。

大年三十要放鞭炮,从中午贴对联、吃年饭之前,就要放鞭炮,晚上还要放。放鞭炮那是我们孩子快乐的时刻。那时没有花炮,只有一百响一挂的鞭炮,我们挑在竹竿上点着信子,就啪啪啪炸响,一气放完。买鞭炮也有天地响,但大人一般不让小孩放,怕出危险。放鞭炮从除夕、初一到初五、初十,直到十五,天天都放。

除夕晚饭后,就是吃糕点、糖果、瓜子守岁。大人一般没钱给小孩子压岁钱;要给,也只是一人一两张一百块、二百块(现在的一分钱、二分钱)的新纸币。那时没有收音机,更没有电视机,我们小孩子就是在豆油灯下坐着玩,看大人在包饺子、搓汤圆。有时也帮着包一两个,但都露了馅,被大人赶到一边去。那时冬天很冷,家里会有一个土泥的火盆,里面烧着树枝碎草,人偎得近才暖和。小孩经不起熬夜,往往守着守着,不到半夜就睡着了。

大年初一要起早,起床开口说话前要吃年糕。是那种街上买来的高沟条糕,掰开一片片。吃了年糕才能开口说话,大概是应“年年高”的吉利。然后出去放鞭炮,放了鞭炮就去汪里抢水。那时没有井水,更没有自来水,都是到不远的东汪塘里抬水吃。要赶在别人家前面先抬上水回家,不知是图什么吉利,莫非那是“圣水”?

初一的早上要吃水饺和汤圆,都是家里大人除夕晚上就包好搓好的。那时水饺农村人不叫水饺,叫弯弯顺;汤圆也不叫汤圆、元宵,而叫元宝。在包水饺和搓汤圆时,大人会找几枚有方孔的铜钱,洗干净包进饺子里或汤圆里。当你吃到铜钱时,就有“发财”的什么吉利吧。为能吃到铜钱,就要多吃才机会大。但吃时又要小心——小心铜钱咯着牙。

初一拜年是村里必不可少的喜庆活动。那时农村有讲究,平辈拜年是双手作揖,晚辈拜年是跪下磕头。我的辈分在村里比较小,到哪家都要磕头。有的年龄比我还小,却是我的叔辈甚至是爹辈,我就很不情愿行此礼。好在解放后不大讲究了,并不一定都跪下磕头,只是嘴上央到即可。到各家拜年磕头不仅是近房头几家,还要去前后三庄的同姓各家拜年。我虽然有辈分小的尴尬,但到各家拜年,都能给一把花生、瓜子吃。

过了初一,年就算过半了。从初一到初五,每个单日早上,不是吃饺子就是吃汤圆。此后到初十、十五,才可以再吃上汤圆。当然,初五、初十和十五,午饭也是稍丰盛的。

正月十五元宵节,也称上元节、小正月、元夕或灯节,我们那里叫小年。这个节是我国春节年俗中最后一个重要节令。这一天,早上照例吃元宵,午饭丰盛。晚上点灯笼,孩子可以疯玩,提着灯笼到处跑,只有灯笼里的蜡烛燃完了才悻悻回家。

农村年关的文艺活动,初解放时还没有电影队下乡。那时村里有位军属主任,就去城里购买锣鼓吹打,组织小剧团。他们宣传初解放的党的方针政策,编演小话剧、秧歌和小放牛等民众所喜闻乐见的小节目,在本村和邻村巡回演出,深得民众喜爱。那时也见过别的地方来村里杂耍的,有的也有迷信色彩,妖魔鬼怪,吓的小孩子遮住双眼不敢看。

过了二月二,这个年才算真的过完了。孩子们的好日子也就过完了,再盼着下一年新年。不过二月二这一天还可以疯玩一次,就是晚上点火把。那天晚上,家家孩子都会偷出家里刷锅把、笤帚和茅厕刷把,点着了火,高举着绕着圈,前庄后庄疯跑。漆黑的夜里,庄前庄后到处是火把闪闪的亮光,间杂着孩子们的嬉闹声,倒也是乡村一道风景线。

三、过年,农村风俗禁忌多

过去农村过年有很多习俗,也有不少禁忌。有的虽说是农村人的迷信,但多少都是黎民百姓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寄托。我们一般应该尊重遵从,不要去轻易破坏人家的信念。

●大年初一不吃药

大年初一即使头疼脑热,也轻易不吃药。因为老人认为,新年第一天就吃药,会诅咒一年里都吃药。虽说这是老人的一份关心爱护,但并不太合理。现在的人们不必姑妄听之。

●大年初一不洗头

大年三十晚上一般都会洗澡洗头,等大年初一的时候整天就都不能洗头。这可能是从佛教流传下来的——初一十五不洗头。也有人认为,过年的时候鞭炮放的多,经常会弄得灰头土脑,不洗头图个“好彩头”。

●大年初一不扫地

在农村大年初一是最热闹的时候,村里相互走门串户拜年,到谁家都会弄得满地的花生壳,瓜子皮。但屋里再垃圾狼藉,这天也不能动扫帚,以免把“扫帚星”引来,或者把家财扫走。就是非扫不可,也必须从外往里扫;扫的垃圾,等着第二天再倒出去。

●大年初一不动针剪

俗话说,初一动了刀和剪,口舌是非会难免;初一动针线,挑了龙筋长针眼——生下的孩子,眼睛如同针眼一样小;初一动斧子劈柴,财神再也不会来。初一是新一年的开始,第一天就见血,总不是个好兆头。所以初一就收起剪刀和针线,过了初五才能用。

●大年初一忌说“杀”

大年初一是不能有口舌之争的,而且很多不吉利的话也是不能说的。如带有“死、打、杀、输”这些字眼的话,就轻易不能说。如果小孩子不小心说出口来,家里的大人会赶紧补上一句“童言无忌,大人莫怪”来化解。

●大年初二回娘家

出嫁的女儿一般是不回娘家过年的。农村的说法是,如果回娘家,就意味着会把娘家“吃穷”。所以一般是在初二才带着丈夫和宝宝一起回娘家。回娘家必须携带一些礼品和红包,分给娘家的小孩;在娘家吃了午饭,还必须在晚饭前赶回婆家。

●正月初五称“破五”

正月初五这天,要黎明即起,放鞭炮,打扫卫生。鞭炮从家里往外放,边放边往门外走。说是将一切不吉利的东西都“轰”将出去。这天,民间通行的食俗是吃饺子,俗称“捏小人嘴”。做饺子剁馅子时,菜板要剁得叮咚响,让四邻都听见,以示正在剁“小人”。

●摔碎碗碟要说“岁”

过年期间,如果不小心摔碎了碗碟或杯子酒盅,轻易不能生气,要说谐音——“岁岁平安”,或“落地开花,富贵荣华”。碎瓦碴碎玻璃,要包好放着,过了年再扔出去。

●过年禁忌借钱要债

农村过年切忌借钱。因为过年每家的开销都很大,如果过年跟别人借钱,是会给人造

成困扰。过年期间,不管是要债还是被催债,在下一年都被认为会倒霉。所以如果有外债要讨取,就要在大年三十前去办。过年期间也忌讳被别人从自己的口袋里掏东西。

●正月里不剃头

过去民间一直有句俗语“正月里剃头——死舅”。这并无什么科学道理。不过人们过年前一般都要理个头,干干净净辞旧迎新。否则,按照旧俗,只能过完正月,到二月二“龙抬头”这一天才能剃头——“剃龙头”。不过现在已没有多少人讲究这个了。

此外,过去过年正月禁忌还有很多,差不多每天都有禁忌,而且各地都不尽相同。遵守也罢,破除也罢,都是见仁见智的事。不再一一列举。

                                 客居北京,忆于猪年春节期间

                                作者原住淮阴区蒋集北吴大园

电子信箱 | FAQ | 我要留言 |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Copyright ©2013-2014 www.hawszl.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 苏ICP备14038408号-1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江苏省淮安市委员会         联办单位:淮阴师范学院图书馆,淮安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党史办,市志办,淮安市历史文化研究会
地址:健康西路140号 技术支持: 淮安互联